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前一刻,许氏族人还在惋惜大郎英年早逝,惋惜许氏的大族梦破灭,心里黯然悲伤。

可当他们看见许大郎真的从棺材里坐起来,两条腿动的比脑子还快,哗啦啦.....涌到远处,战战兢兢的旁观。

“诈尸了啊,许大人真的诈尸了,快报官,快报官......”

“报什么官,这里哪一个官都比县令老爷大。”

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许氏族人又惊又怕,但因为院子里公主和几位身份显赫的大人,他们心里有底气,这才没有撒腿逃走。

有人惊恐的往后退,也有人下意识的就往前靠,但又有所忌惮、茫然,搞不清楚状况。比如许二郎、许玲月、褚采薇、怀庆等人。

好痒......许七安感觉头皮一阵阵的瘙痒,就像有虱子在爬。

他伸手抓了几下,抓下一大片带着头发的头皮。

“啊!!!”

胆小的婶婶吓的尖叫一声,把身边的许玲月推出来当挡箭牌。

许玲月也吓的要死,即使是最喜欢的大哥,突然揭棺而起的情况下,玲月也有些头皮发麻,出于本能的想要尖叫,想要逃走。

但她没有,她泪流满面,颤抖着声线,哭道:“大哥,大哥你是有什么遗言没有交代,心里不甘心么.....”

妹妹悲从中来,哭的梨花带雨。

经历了短暂的惊愕和茫然后,在场中有几个人迅速反应过来,意识到许七安现在的真正状态。

他们分别是练气境的怀庆公主、司天监的褚采薇、高品武夫南宫倩柔和张开泰,以及二叔许平志。

褚采薇有望气术,能分辨生人和死人,再联想到监正老师说的一番话,即使这个丫头不太聪明,此时也想通了一些东西。

......这是脱胎丸的效果?难怪老师要说,我把脱胎丸送给了许七安,可老师怎么知道许七安会复活......许七安又是怎么服用的脱胎丸.......褚采薇想不太明白。

至于许平志等人,纯粹是武夫敏锐的听觉,以及犀利的目光,听见了许七安的心跳声,看见了呼吸时胸膛细微的起伏。

他们的表情各不相同,但又有共同之处,既惊讶又惊喜。

许平志缓缓睁大了眼睛,平平无奇的脸庞交织着狂喜和悲伤,一个大老爷们,当着众人的面,竟泪如雨下。

张开泰激动又欣喜,情绪写在脸上,许宁宴复生了?他活过来了?

踏入许府以来,保持清冷矜持的怀庆,素白的脸蛋瞬间温柔起来,眼角眉梢藏着的喜色,如果是熟悉她的人看见,一定会大吃一惊。

南宫倩柔神色狐疑。

遗言吗......许七安心里一动,想起婶婶昨晚哭着说他长的最丑,于是凄切低沉,带着颤抖的语气说:

“婶婶对我不好,我要她道歉......”

婶婶“哇”一声哭出来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

没有武夫敏锐听觉,也没有术士的望气术,只是儒家八品修身境的许二郎以为大哥真的是尸变,跨步而出,口中念念有词。

他要用儒家“言出法随”的雏形之力,让大哥重新躺好。

“去!”

但身边的父亲忽然一巴掌把他拍翻,许平志悲喜交织的扑到棺材边,就像迎上世间罕见的珍宝。

“等等。”

南宫倩柔拦住了许平志,眯着眼,审视着不停抓耳挠腮,抓下一片片皮肉的许七安。

“身体活了,人还是不是那个人,就难说了。”南宫倩柔冷笑道。

众人悚然一惊,联想到那只古怪的橘猫,当即意识到不对劲。

橘猫跃过他的尸体,结果许大郎真的复活了,这难免让人产生联想——复活的并非许大郎,而是另有他人。

南宫倩柔、怀庆公主几个,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元神夺舍这类操作,没看见也听说过。

“不,他一定是大郎。”许平志语气坚定。

没有理由,他只接受大郎死而复生的事实,其他的原因是他不能面对,也无法承受的。

刀子已经在心里扎过一次。

“二叔,是我啦。我没死。”许七安说。

咦.....声音怎么变了?许平志脸色微变。

这声“二叔”,嗓音清亮,富有男子磁性,比大郎以前的声音好听多了。

许二叔的心当时就是一沉,握住拳头,盯着死而复生的侄儿:“你怎么证明自己是许七安。”

许平志质问的语气,让原本便心怀疑虑的众人,更加警惕。

幸好我没有妈,不然还得证明我妈是我妈........他心里吐着槽,沉吟片刻,道:“青橘又酸又涩,但二叔觉得皮汁另有妙用。”

许平志脸一下子僵住。

许二郎依旧不相信大哥死而复生了,看了眼神态不对的父亲,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问道:

“你真的是大哥?”

此时的许七安,脸上嫩肉与老肉交错,狰狞可怕,但看着小老弟的目光深沉而隽永,充满感情的说道:

“天不生我许新年,大奉万古如长夜。”

心里默默补充一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