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咄!”

小院里,许七安站在屋檐,随手投掷一枚棱形暗器,他压根没认真瞄准。

却精准的命中了二十步外的木桩红心。

这并不是许七安投掷暗器的手法有多高明,而是....他运气好。

“我这身体绝对有问题....”许七安低声自语。

他运气太好了,连续一个月,总共捡了一两二钱银子,相当于半个月的俸禄。

这笔钱够普通一家三口,省吃俭用三个月。

最古怪的是,每次都捡一钱银子,这就不是运气可以形容的了。

不用问元芳,也知道此事有古怪。

“系统爸爸?出来吧,别跟我捉迷藏了。”许七安试探道。

系统不搭理他。

过去的一个月里,他做过无数次尝试,试图唤醒系统。

事实告诉他,压根没有系统。

那古怪的运气怎么解释?

想不到我这种从小到大买彩票五块钱都没中过奖的非酋,有朝一日也能进化成为欧皇。可是欧皇寿命极短啊...许七安苦笑着自嘲。

有一点可以肯定,原主根本没有惊人运气,他要有的话,婶婶就不会嫌弃他,会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

家都不奋斗了,靠他捡钱过日子。

“这种来历不明的馈赠,莫名的让人心慌不踏实....”许七安眸光沉凝,叹息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今天休沐,许七安纵身翻过一丈高的墙,去二叔家吃早餐了。

他住的小院,其实原本是许家一位老管家住的,与大宅就一墙之隔。

后来老管家去世,小院闲置,直到许七安与婶婶闹翻,气愤之下搬来这里。

原主是个牛脾气,平日里三餐都是自己做,二叔偶尔会提着酒和菜翻墙过来找侄儿喝两盅。

现在的许七安没必要为原主的执念买单,自己做早餐的话,起不来床。出去吃的话,多浪费钱啊。

勾栏听曲不香吗,主要是能看到穿薄纱裙的小姐姐们摇屁股。

.....

内厅。

穿着暗红色宽袖衣裙的婶婶,瞅见许七安进来,撇了撇嘴,低头喝粥。

婶婶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父亲是个秀才,勉强算书香门第,婶婶耳濡目染,还算通情达理,刚刚承了倒霉侄儿的恩情,抹不开脸赶人,对于这位‘莫欺少年穷’现在又真香的侄儿,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小豆丁站在圆凳前,圆凳上放着她的早餐,三个肉包,两根油条,一叠小菜,一大盘白粥。

“大哥...”她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

“怎么没见辞旧。”许七安问。

辞旧是许新年的字,字是名的补充。

“关在房间里写诗。”许平志说。

许七安坐下来,绿娥端上一碗白粥,六只肉包,一叠醋酸萝卜,一碗豆腐脑。

炼精境界的武夫,胃口比常人大很多。

而到了叔叔这样的练气境,饭量反而与普通人相差不大。

只能半饱....许七安瞄了眼小豆丁,和颜悦色:“铃音,分大哥一只肉包好不好。”

众人看了他一眼,家里幼女什么都不在乎,就在乎一口吃的,谁从她碗里抢食,她就跟谁拼命。

“不要!”小豆丁果然张开双臂,小母鸡护崽一样,护住食物。

“你先别急,大哥不会让你吃亏的。”许七安拿起一个肉包,放到她的盘子里,指着四个肉包说:

“这四个肉包,是不是我们都有份?”

许铃音啄了啄脑瓜。

“是不是应该平分?”

许铃音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点头。

“你两个包子,大哥两个包子,然后,大哥再送你半根油条。你是不是赚了?”

“嗯。”许铃音被带了节奏,感觉自己赚大了,眉开眼笑。

许玲月:“.....”

许平志看了侄儿一眼:(?_?)

婶婶气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笨的闺女,气死老娘了!”

小豆丁就感觉很委屈,自己明明挣了半根油条,娘为什么还要骂她。

这时,许新年进来了,嘴里念念有词,双眼没有焦距,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思考。

婶婶吐出一口气,不理会愚蠢的幼女,关切起有出息的儿子:

“年儿,好端端的做什么诗。人有所长,寸有所短,莫理会外人的风言风语。”

许新年擅长策论,诗词是弱项。

“辞旧,你什么时候能突破开窍,到第八品修身境?”许七安忽然问。

许新年走的是儒家修行之道。云鹿书院是儒家圣人的大弟子创立,距今一千两百年的历史。

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圣地。

云鹿书院的超然地位,不仅仅是开派祖师是圣人门徒,最重要的一点,它是仅存的,可以修儒道的书院。

儒家第九品:开窍。

开窍只能增长记忆力,一目十行,学习能力加强,但依旧是战五渣。

“暂时没有头绪,师长说要自悟。”许新年遗憾摇头。

“你可以参考一下开窍境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