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贡院门开,小弯弯亟不可待的冲上前去,打人堆儿里就瞧见了许士林,一把叼上他的手腕:“怎么样啊?考的好不?”

许士林微微笑,对小弯弯点点头,转脸再看禾苗:“娘,我都做完了,文章也是会的,您可放心。”

禾苗松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勉强咧出一抹笑意:“行了,尽力就好……回去吧。”

许士林眉心一皱:“您怎么了?”

禾苗不语,摆摆手示意先回去,等离开人群,禾苗无意间问:“老夫子年纪大了,教书这种事太费精气神儿,我刚才回客栈了一趟,听老夫子说他不想再教书了。”

许士林端的是浑身一颤,本是疾走的步伐定在原地。

禾苗知道许士林聪明,也随着蹙足,转过身来说:“人家一直教你,一直教到你考科举!实在是千里马常有,伯乐难寻呀!士林要尊重老夫子的选择,对吧?”

许士林双眸顿时含泪,本想说什么,却转头看了看小弯弯,从禾苗腰带上取下钱袋子,掏了块碎银子塞在她手里:“写了一天试题,我饿着呢,给我买些吃食来好不好?”

“好!”小弯弯没发现母子俩的对话不对劲,只管拿着银子窜了出去。

丫头一走,许士林眼眶里已经积满了泪水,只问:“夫子,在哪儿。”

禾苗深知瞒不住他,便打袖口掏出一只手绳来,这手绳用棕绳所编,纯白的颜色,毫无杂质,她抓过士林的手,缓缓将手绳系上他手腕:“听闻夫子原籍苏州,三十岁来了杭州,家中还有一些远房的亲戚,午后我回客栈……就着人雇了马车,给送回去了。”

“您怎得不等我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就给送走了?!”

这是许士林第一次对禾苗大声说话。

也是最不可能反省的一次。

禾苗却笑了,指了指手腕上的手绳:“这不是……见着了吗?”

许士林再一怔,如今既是再聪明的脑瓜,也想不明白了。

禾苗将他拉过一边,坐上街边的石台阶,瞧了瞧小弯弯离开的方向,确定她不会马上回来,才回想着客栈后来发生的事情,与士林交代着……

程老夫子醒来之后,眼睛看不见了。

禾苗想拿小葫芦帮他医治,至少让他拖延到平安回杭州,好让许仙给瞧一瞧,可小葫芦却在这个时候……泛了白光。

禾苗大惊,一把抓上夫子的手,问他相识已久,为何不早些说明,她也好帮助老夫子回天庭。

夫子说,他老了,也在人世呆了一辈子,不差这几年。

禾苗说这就请大夫来。

夫子抓了她的手,摇头道:“观音说等你,我就等你,他将我托付给一间破烂书院的夫子,我便知道,观音是让我哺育良才……直到你带着士林来,我也就……明白了。”

又一次,等禾苗是假,知本性是真。

老夫子不需要禾苗帮忙,而是选择了自己帮自己,更是帮了禾苗与士林……

夫子之心,清澈见底。

禾苗哭的似要抽昏过去,老夫子却一直抓着她的手,说:“丫头,你可别走啊,我怕黑啊。”

禾苗就这样陪着他,直到夫子咽了气,一道白光出现,最终留在床榻间的,只有这一撮马鬃。

纯白的马鬃,没有一丝杂色。

禾苗将马鬃编成手绳,带到了士林面前。

许士林沉默不语,脸却别到了一边。

男儿有泪,就是不肯被任何人看见,娘也不行。

禾苗拍拍他的肩:“你自己待一会儿吧……不过夫子说了,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就是哺育良才,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时,就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让你高中……”

文曲星是什么人,作为路遥智者,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都说老马识途,看来所言不虚,老夫子不需要谁来指点,只因他心里有数……

禾苗忍了许久,却在站起身来的一瞬间,还是吧嗒吧嗒的落泪。

她强忍着心疼,至少不能让士林再担忧自己,便狠心抹了一把眼角,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小弯弯回来了,抱着一包烤地瓜,嘴里还含着一大口肉,来到禾苗跟前理都不理,直径向士林走去。

禾苗拦她一把,斜眼儿问:“偷吃什么了?!”

小弯弯一哼唧,脑袋低了低:“炸五花肉。”

禾苗瞄了一眼士林,见他肩膀仍颤,便指着小弯弯的脸:“偷吃嘴!罚你一个时辰不可接近我儿子!”

小弯弯刚想反驳什么,却在看到禾苗的脸时,怔住了。

禾苗以为她要出什么鬼主意,便瞪眼道:“别想找借口!你盯着我做什么?!”

小弯弯眨巴眨巴小狗眼:“苗姨,你脸上的疤……”

禾苗抬手,在空中画了个圈儿,见那几乎快没有的疤痕,又少了两条……

如此一数,看来离开的不仅仅是老夫子,还有那傻乎乎的小猴子?!

观音姐姐能这么快原谅小丑子,看来这一切,又在她的掌握之中了。

“呵呵。”禾苗苦笑,看来她如何算计,都不如观音姐姐的心思细啊。

笑完,禾苗拉着小弯弯离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