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离开钱塘,白素贞与小青来到了孤山上,按小青上次追踪的路线,整整寻了两个时辰,俩人累的跟孙子似的,最终飞到树杈上,一个劲儿的喘气。

白素贞斜她一眼:“你有谱没谱啊?你这是抓鬼啊,还是健身啊?”

小青抓抓脑袋:“我记着上回就是这里……”一转头,她指着树下的泥坑:“你看,这不是那个坑吗?”

白素贞摆摆手:“拉倒吧,回吧。”

看看天色,正是傍晚十分,白素贞的饿的前胸贴后背,禁不住摸了摸腰间的免费吃牌,预备再去“醉香楼”吃上一桌。

然,小青却眺望远方,眼眸一怔,大喝:“姐姐,你看!”

白素贞顺着她的方向去瞧,见不远处升起袅袅炊烟,还夹着一股子香气。

两人相视一笑,便向炊烟方向走去。

本以为是哪位野食的小哥,打了猎生了火,烧一只肥鸡,烤一只肥鸭,她两人倒是可以混上个吃食儿,或者自己打点儿与人同乐,也是美哉。

岂料等来到近前,竟是如此画面。

眼前是个村,一个小到一眼就能看遍的小村庄,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屋前,搭伙煮着一锅汤。

村民穿着破烂,烂到有人披着薄被,想来那衣裳已经破到露肉,怕是见不得人了。

村庄后面有一片地,可这地里没有庄稼,倒是野草丛生,一片狼藉。

白素贞皱了皱眉,再闻那锅中食物,也就没了香气。

两人走进村庄,一路见零散村民,个个均是愁容满面,面黄肌瘦。

汤煮好了,熬汤的大娘盛出一碗,递过身旁小男娃儿手里,眼眸一柔,摸摸他的头:“吃吧。”

男娃儿捧着碗,吹了吹凉气,小嘴儿一撅,喝的小心翼翼,再一抬脸,好似品尝着世间美味,笑的眼睛都不见了。

白素贞凑上前去,勾着头看那一锅野菜稀粥,清澈见底,稀的连米粒都数的清楚。

熬汤的大娘打量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问:“姑娘,你是谁啊?”

白素贞尴尬一笑:“大娘,我们路过这里,想来歇歇脚。”

“咕噜噜……”

好巧不巧,小青的肚子竟在这个时候叫唤了起来,白素贞赶紧拿手肘顶了她一记,小青忙捂上肚子,撑起腹力,免得再出声。

大娘眼角一沉,叹了口气,盛了一碗稀粥递给小青:“姑娘可是饿了?哎,咱们山上已经没吃的了,只有这个,你凑合喝一口,暖暖。”

小青连忙接过,却没敢下口,幽幽看了白素贞一眼。

白素贞点点头,示意她喝下,再对大娘说:“大娘,这山上,可是受了灾?”

大娘转过身子,也盛了一碗稀粥,这一碗是真的稀,只有汤没有米,再把锅斜了斜,小心盛出锅底的野菜米粒,添进了小男娃的碗里,才端着那碗清汤寡水,喝了一口说:“这个山没受灾,是中了邪。”

“中邪?”白素贞惊言,看大娘坐在男娃儿身边,她便随着坐下,听着她说:“是啊,今年开春,地里就不长庄稼了,只往外冒野草,野草疯长,一夜一尺长,咱们烧也烧了,拔也拔了,但第二日总会冒出来……”

小青凑过白素贞耳边,轻言:“地不生物,必有异相。”

白素贞点点头,又问:“大娘,那村里的男人,没去山上打猎吗?”

大娘摇头,一直垂目:“从去年下过雪,山上的野物就越来越少,如今更是不见动静,遍山寻不到带毛的东西,而且……而且……”

大娘说着突然哽咽起来,那张布满皱纹的脸缩在一起,缓缓落泪,那粗糙的手捧上碗就是一阵颤抖,这不仅是悲伤,更多是打心眼儿里的恐惧。

白素贞不急,抬手拍着她的后背,大娘缓了半晌,才吸了口气道:“而且村里的男人,竟不知怎的,都一个个的病了,一连三日,几乎都倒下了,如今……如今村里人都吃不上东西,我家娃子……都快饿死了……”

小青感同身受,听完也红了眼眶,一把握上大娘的手,泪眼摩挲着说:“大娘,苦了您了,不瞒您说,我们也快饿死了……嗷!”

最后一声,乃是白素贞再一个手肘顶过后的痛呼之音。

大娘微愣,吸了吸鼻涕,接过小青的碗,又给她添了稀粥:“可怜喽,来,再喝些。”

这下小青不敢接了,谢过大娘,将碗推了回去:“您吃吧,我还挺得住……”

说完,小青拉着白素贞转去一旁,凑过她耳边轻言:“姐姐,我敢肯定,那饿死鬼一定在这里!”

白素贞斜她一眼:“还用你说?”

小青一怔:“你又猜到了?”

白素贞放眼再看这孤山,也提了真气随眼眸流转,这一次明显感到孤风阴冷,丝丝透着凉气。

她定了定心,道:“这山里的生物,怕是折损在那饿死鬼手上,妖异之象也令土地颗粒无收。”

小青也想了想,道:“若是恶鬼修炼,必要吸取阳气,所以村里的男人才会病倒……”

白素贞点点头,还未接话,眼神却被一抹身影勾住,她眉宇一紧,再轻轻一皱,心下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好似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有点儿疼,有点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