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钱塘西市,依水而繁华,夜观花灯,听钱塘江浪潮翻涌,每到月圆潮汐更甚,涛声配小贩叫卖,更显人情怡暖。

白素贞与小青一路游玩,引瞩目无数,且不说两人气度非凡,美貌无双,单说白素贞这左手糖葫芦,右手抓鸡腿,腰间别着酒葫芦,身后挂着炒黄豆,脖子要不是观音的法器占着地儿,怕是那数不尽的美食就如同鲜艳红领巾,在白素贞胸前飘荡了。

小青跟在身后,数着自己的钱袋子,嘴角一抽只得感叹:这娘们儿真能吃啊!这会儿要是想逃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然而,跑也跑不了,就凭白素贞的武功,抓她回来分分钟。

白素贞吃完手里的东西,拍拍小爪,转头瞄一眼小青,见她看着钱袋子叹气,淡然一笑揽过她肩膀,道:“怎么,舍不得银子?”

小青尴尬一笑:“姐姐,您也知道,无论仙界妖道,法术灵间,招数数不胜数,就唯独银子变不出来,不然咱们也不用以骗术为生……”

白素贞一砸手,这才明白为啥自己变不出钱了!也明白小葫芦什么都给,就是那白花花的银子不行!得,这下好了,刚认了个姐们儿,就吃了人家的“血汗钱”,她本以为小青来财很容易,卖身葬父不过是闲来无事刷个存在,不曾想人间疾苦,钱难赚屎难吃,连妖都一样。

白素贞于心不忍,把身上的吃食都拿下来,塞进小青手里:“给,姐不吃了,这些留着你吃。”

小青摇头浅笑:“姐姐初来钱塘,尝尝也好,明儿个我再出来‘卖身葬父’,卖了钱,再给你买!”

白素贞心下一酸,感激涕零,幽幽拉上小青的手,一双水眸对其流转,可一开口就变成了:“你特么再干骗人的勾当,信不信我还扎你啊!”

小青大惊,摇头如过电:“不敢了!”

白素贞与她玩笑,确是真心提点,若你为妖,尊妖道即可,若你为人,就得以人法而行。

不是白素贞一朝为妖就有心得,而是她生前就三观极正,看不惯这些歪门邪道!

西市热闹,游玩间来到钱塘江畔,白素贞与小青并肩而行,闲谈几句,但她的目光总会斜那么几下,去看跟在身后的横尸小哥。

白素贞冷冷一笑,闲聊空挡问小青一句:“修行不易,钱也难赚,你在‘卖身葬父’之前,还做了什么?”

小青心下一抖,没敢接话,这一个“卖身葬父”就被打的爹妈不认,若真说她之前那些光辉事迹,恐怕这小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不能说!万万不能说!

“这……”小青语塞,明显胆怯。

白素贞要的就是她不敢,也就没打算听她回话,只是猛然转身对上那横尸小哥,吼了一嗓子:“喂,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那小哥眼眸一怔,拿手指了指鼻子:“我?”

白素贞点点头。

小哥看了小青一眼,没敢回话。

白素贞看出端倪,微微一笑:“你说吧,她现在听我的,你不用怕。”

小哥尴尬一笑,想起往事难免有点儿丢脸……

他是修炼了三百年的黄鼠狼,一年前外出觅食,看上了正在奔跑的野鸡,不料小青这鬼丫头,见人家螳螂捕蝉,竟学会了黄雀在后,就在小黄鼠狼咬死了野鸡时,小青一张嘴把他俩全吞入腹中,毛都没剩。

黄鼠狼被生吞,就在小青肚子里翻腾,但蛇有强大的腹力,这把黄鼠狼给憋的,真真是喘不上气,为保小命,他只得求饶:“祖奶奶!祖奶奶!只要您放小的出来,小的愿跟其左右,效犬马之劳!”

之后,这黄鼠狼算是倒了霉了,整天跟着小青在马路边儿上装死尸,一装就是一年,而所有的银子,都归了小青所有。

这事儿黄鼠狼给白素贞讲了一遍,当然是添油加醋说的特别动情动意,抬高小青贬低自己,端的是新社会下的五好小奴隶,拥有美好的明天和灿烂的黎明。

可白素贞不吃这一套,听完也就点点头:“恩!你很有骨气!为保性命忍辱偷生,一能坚持,二能不要脸,三能坚持不要脸,人才,难得!”

黄鼠狼被臊的,低下一张大红脸,不料白素贞却扔给他一两银子:“你走吧,去买头小猪养养。”

黄鼠狼愣住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他呆呆看着白素贞,却听她说:“你可以拿着钱走,但这银子不白给你,刚才我问青儿,你们以前还干过什么坏事,她不肯说,所以如果你如实回答,这钱就是你的。”

黄鼠狼看看小青,小青赶紧给他使眼色,示意不要说。

可惜,黄鼠狼看过小青,又低头看了银子,几乎是没有考虑,把心一横大喊道:“早前我们占山打劫!但占的山头不好!十天半个月也没人路过!快饿死了所以就改行了!我们去偷!但偷来的东西要到别的地方置换!太麻烦!后来我们去赌!但十赌九输!再后来就卖身葬父了!她卖一次就跑一次!我们就换一个地方继续卖!……”

“哎呀你可小点儿声吧!还要不要脸!”白素贞实在听不得了,就这俩没本事的货,净办点儿这窝囊事儿,还好意思舔着脸站这儿喊?

白素贞没了耐性,摆摆手打发他道:“你走吧,以后也别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