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公元2017年。

杭州有这么一个姑娘,姓禾名苗,身高一米五体重一百五,身高体重成正比,正面看像个小地缸,侧面看像二维码,不扫一下都认不出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别人都笑她,说禾苗有缸粗没缸高,除了屁股全是腰,但禾苗自己却不在意,说她不是胖,只是用肥肉掩盖住完美的身材,免得被坏人盯上打了水漂。

其实,胖并没什么,可以后天锻炼,但长的惨绝人寰,只怕神仙难救。

禾苗有一张标准的瓜子儿脸,只可惜小头儿朝上。她有一双杏核水眸,只可惜杏核竖着长。她有一双柳叶弯眉,只可惜两片眉连在了一起,比关公还要英气。她有一张多情的小嘴,也就这一点是真的,真的小,小到她若不说话,别人都怀疑这嘴到底有没有缝儿。

禾苗,就长的这么有创意,端的是天下无双,绝对找不出第二只来。

这种长相世间罕有,一些迷信的老人都会来禾苗家,要一张禾苗的照片,贴在门上辟邪。

有时候禾苗也委屈,常常因为长的丑而自卑,后来被人说的实在憋不住了,来到小区改建的工地上哭,工地平常没什么人,但还是有零散的工人上工,这时就来了一位,只见他勾着头看禾苗,禾苗赶紧擦了眼泪,眼瞧着这人走过来,看了她半天,随后悄悄掏出红笔,在她脸上画了个圈,写了个拆。

禾苗有心死去,但想起家里的爹妈,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要说长成禾苗这样,应该就没什么情史的吧?

不,人间自有真情,不是人人都看外貌,不看内心。

禾苗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也谈过一场恋爱,虽然那人视力不好,但也算能看得见东西,有一次禾苗扶他过马路,那人拿着盲人棍敲了一路地面,到马路对过就牵起了禾苗的手,两人就这样相爱了。

但好景不长,这段恋情在两人接吻时禾苗的龅牙哏破了男生的舌头后,就无疾而终了。

禾苗伤心,平生第一次恋爱,过早的死于接吻,她于心不甘。

当晚,她便叫了闺蜜来家吃饭,买了一瓶好酒,要一醉方休。

闺蜜十分同情她的遭遇,但此闺蜜也是耿直之人,摆摆手说:“你把头转过去,我看着你的脸吃不下饭。”

禾苗欲哭无泪,猛灌两杯,全程低头陪闺蜜饮酒。

正直八月,暑期档,两人喝酒无趣,开电视来看,无聊换台,尽是《甄嬛传》,《西游记》,《还珠格格》和《新白娘子传奇》。

禾苗叹气:“哎,这四大名著啥时候才能不播啊?”

闺蜜也叹气:“就是,整的都没别的可以看!特别是这白娘子,完美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来,长的好看重情重义,又找到个专一不二的许家公子,两人浓情蜜意。白素贞的师傅是黎山老母,后台又有观世音菩萨,人家的丈夫是名医,人家的儿子是状元!这么牛逼的身世,白素贞还心存善念,潜心得道,最终飞升成仙,羡煞旁人啊!”

禾苗冷哼:“她好?那端午饮雄黄,现原形吓死许仙的是谁?指使小青盗宝,害许仙被银勾穿锁骨的是谁?要说赠医施药的是她,那水漫金山害民不聊生的又是谁?我看白素贞就是祸国殃民的败类,别说飞升成仙,上天庭刷马桶她都不配!”

闺蜜本想反驳,但看她一眼就放弃了,毕竟那张脸很有威慑力,没有点儿定力也不敢跟她同桌吃饭。

禾苗看她面露不悦,微微一笑道:“怎么?我说错了吗?”

这一笑,闺蜜吓的颤三颤,把她家的灯多开了两盏,才敢说:“那,我若反驳你,你不许咬人。”

禾苗一瞪眼:“行!你说吧!”

禾苗一笑人心颤,但一瞪眼,又像极了小区门口那条狗,闺蜜再看她一眼,只觉浑身发凉,顿时就闭了嘴,毕竟长这么大不容易,吃个饭被咬死也犯不上。

这一夜,两人微醺,闺蜜为保小命就不留宿了,安慰了她两句后撒腿就跑。

禾苗叹气,再看电视里那白素贞,心中多少羡慕,毕竟人家是貌美如花,自己是神鬼夜叉,作以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心有怨气,禾苗将最后的酒一饮而尽。

不过多时,酒气上头,禾苗想到厨房烧一壶热水喝,但这酒劲儿一上来,脑袋晕的很,她这边开了煤气,那边却怎么都打不着火。

罢了,诸事不顺,禾苗无奈摇头,只好去关那煤气。

然而,谁能想到那火点不着,居然连煤气也关不上了!

禾苗大惊,顿时酒醒大半!死命的去扳煤气阀门,可那扳手就像定死了一样,死活关不上!

她听着丝丝向外冒的煤气声,慌乱中不知所措,半晌才想起来开窗,但等她飞奔去窗边时,不料那窗户也跟自己作对,她使出了浑身力气,可那扇窗死活都打不开!

“我操!”禾苗大骂,心中有不祥预感,忙跑去开门……

不出所料,门锁拧不开,大门纹丝不动……

禾苗傻了,急的在屋里乱转,她把厨房的门关上,再拿衣物把门缝塞严,赶紧掏出手机报警,可是,就在手机点亮的那一瞬间,屏幕上只出现了一行小字:电量不足正在关机。

禾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