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正康不过是被蒙蔽了双眼。何淑清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哪里是她的对手。出去非但没有把人劝走。何淑清反倒是骂得更厉害。

虽是没有提起陈效,但却是极尽恶毒的咒骂着。这场闹剧最后是以齐诗韵的一耳光结束的。

她一向都是固执的,为了不让顾世安难过,她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陈效却是她心里的隐痛。虽是没有任何消息,她也让找的人撤了回来。但她一直都是固执的坚信着陈效还活着的。

她和陈效之间,前几十年来因为陈正康的缘故,母子情分一向都是浅淡的。为此,在陈效出事后,她曾彻夜彻夜的难眠。

经历了这许多,她早已不似原来那样极端。许许多多的以前不能忍受的事都成了小事儿。唯一不能忍受的是,何淑清对陈效的咒骂。

耳光落在何淑清的脸上,她有那么瞬间的错愕。但知道在这儿就算是和齐诗韵厮打起来她也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咒骂了一番后这才离开。

陈正康被何淑清骂了个狗血淋头,整个人都是狼狈的。脸上一阵阵的火辣辣的。他曾经夸过,何淑清温柔,体贴。现在无疑是在往自己的脸上扇耳光。

他以为,齐诗韵会像以前讥讽他的。但却并没有,她直接便进了院子。

陈正康气馁的在外边儿站了片刻,这才跟了进去。

齐诗韵玄关处等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她说要谈谈陈正康的心里不由得咯噔的一声。齐诗韵却不再多说,直接往书房的方向去了。他也只得跟了过去。

到了书房里,齐诗韵并没有马上说话。看着那满书架的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那么会儿,看向了陈正康,这才开口说道:“世安现在怀孕了需要静养,这你应该知道。老宅是陈家的祖业,你要住在这儿,没人有权利赶你走。但我希望,在你住进来之前,把你身后的事儿处理干净。我不希望她以后每天过来。将所有人的伤疤撕开数落一遍。”

说到后边儿,她的声音已带了几分的厉色。

她以前就是咄咄逼人的,现在虽是收敛了许多。偶尔露出来仍旧是慑人的。

陈正康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梗着脸大骂她泼妇,颓丧的垂下了头,说道:“我和她没有什么可处理的。”

这下轮到齐诗韵一愣。碍于老太太的缘故,他和何淑清虽是一直没有领证,但老太太也并不曾亏待过他,包括遗产在内,他名下的产业是不少的。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可处理的。

陈正康自然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的,嗫嚅着说道:“我名下的那些东西,早已经全都转移到了她和陈洵的名下。”

何淑清和陈洵都是很会蛊惑人的,怕老太太将东西要回去,也怕陈效来争。就让他将名下的那些产业都转到了他们的名下。

那时候他只觉得妻贤子孝,什么都没有去想,甚至未饱半点儿怀疑就轻易的将那些东西给转了过去。压根就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和‘妻子’,从来算计的,都是他名下的那些产业。而并非是真心的对他。

在偷听到了陈洵和何淑清的对话后,他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再去找律师问时,才知道那些产业是不好要不回来的。

他和何淑清并未结婚,那些东西都是赠与的。哪里好要得回来。

就算是要要回来,也得齐诗韵一起出面,到了那时候,必定会闹得满城风雨。陈家现在已经在风口浪尖上,哪里经得起那么折腾。

老太太在他和何淑清在一起之后待他虽是冷淡的,但也不曾亏待他。他名下的产业,这辈子吃喝玩乐都是未必吃得完的。他竟然全部都转到了何淑清和陈洵的名下。

何淑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他竟然一点儿也不加以提防。

但这些都是他的东西,怎么处理那是他的事。

齐诗韵一时竟然找不到可说的,于是便沉默了下来。隔了片刻这才说道:“自己处理好,不要让她再过来闹。”

她和陈正康单独呆在一起是尴尬的,说完这话她并没有多呆,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留下陈正康坐在屋子里,久久的坐着。

走出了书房,齐诗韵的脸上露出了疲倦来。手扶在墙上一时没有动。听到那边儿有顾世安开门的声音,这才迅速的直起身子来。

陈家的这个年过得十分的热闹的,过来的不止是顾老太太,就连顾世安的大伯一家和顾澜都过来了。老宅里难得的有了热闹的气氛。

吃完饭后大家一起守岁,为了驱散老宅里的悲伤,甚至凑起了牌桌来。努力的要将气氛弄得欢快些,过一个热闹的年。

顾世安怀着孕,下边儿闹,顾澜早早的陪着她上了楼。

常尛是和小虎子母子一起过的年,他们的年夜饭吃得要晚些。到了八点多才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吃过年夜饭了。

顾世安便一一的回答了,常尛便说明早她早早的过来,陪她去墓地那边。几乎每年的大年初一,她都是会去墓地的。

她现在怀着,要是一个人去墓地那边,长辈必定是不会放心的。由着常尛陪着过去,是最好不过的。

顾世安应了下来,向她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