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顾世安仔仔细细的替他清洗完,原本是要用绷带贴上的,陈效却没让。捡了两张创可贴递给她。

他这伤口,用创可贴显然是不妥当的。他这样子,大抵是怕老太太空气能了担心。

顾世安就默默的接了过来,慢慢的给他贴上。

早已是深夜,屋子里一片冷清寂静。顾世安弄完就开始收拾药箱,陈效则是起身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红酒打开,自己喝了起来。

顾世安收拾完的时候陈效仍在喝酒,她没有吭声儿,兀自上了楼。

她是打算睡客房的,谁知道刚准备去打开门。就被人给抓住了手。

陈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跟上来的,他看了顾世安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你睡这儿是打算让老太太担心?”

他的语气虽是漫不经心的,但手上的力气却是不小。

顾世安那累积起来的疲惫感更甚,微微的顿了顿,松开了握住门把的手来。

陈效也松开了捏着她手腕的手,顺势揽住了她的肩膀,附到了她的耳边,低而暧昧的说:“媳妇儿真乖。”

他的身上阴气沉沉的,越是这样,越让人发怵。

顾世安早已是疲倦至极,并不吭声。

大抵是太久没有人住过,陈效的房间是冷冷清清的。进了屋,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抬抬下巴,对顾世安说:“去洗澡。”

这边是没有顾世安的睡衣的,他就扯了自己的一件衬衫丢给她。自己则是又拿了酒喝起来,扯开衬衣的扣子,整个懒懒散散的就那么靠着。

这一晚的事儿太多,顾世安早就疲惫不堪。出来也不吭声儿,将头发弄干就进了被窝里。

陈效喝了那么多酒,又抽了一支烟,这才脱掉衣服往洗手间走去。

顾世安昏昏沉沉的,刚要睡过去。带着湿气的滚热的身体就压了上来。

陈效在这事儿上一向很有手段,唇直接就落到了她的耳垂上。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一上来就要做这种事儿,条件反射之下立即就要挣扎。陈效哪里会让她挣开,将她的双手握到了头顶。在那柔软上捏了一把,就跟一痞子似的低笑着低低沉沉的说:“怎么,那么几天没做,就一点儿也没想我?”

他说着话手也不老实,又往下游弋而去。

他这脸翻得倒是比书还快些。

感觉到顾世安僵得厉害,又附到了她的耳边,呼着热气轻笑着说道:“难道是那几次我没让你爽?”

他的呼吸中还带着红酒味儿,手上恶劣极了的突然发力,低笑着说道:“那我怎么感觉那几次,……挺多的?”

像是为了提醒顾世安似的,那字儿他咬得极重。

顾世安羞愤至极,心底在这一瞬间莫名的涌起了一股子的悲凉来。她麻木的任由着已是箭在弦上的陈效为所欲为,隔了好会儿,才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她的身体历来是最敏感的,今晚却是一个例外。

陈效的动作慢慢的停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