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午六点半,秦宝宝和老爷子来医院探望秦泽,老爷子白天累的心力交瘁,坐在沙发上,看着微博评论,他手机上没有微博APP,用的是秦宝宝的手机。

“一个国家,不可能所有的人民公仆都是正义、公正的,总有害群之马。现在的年轻人啊,还是太偏激了。”老爷子一边看评论,一边摇头叹息。

什么对国家失望,什么揭竿而起,什么别怪我移民。

真敢说啊,在我们那个年代,只能说:共产主义好。

秦宝宝俏生生站在病床边,和弟弟相视一笑,娇声道:“爸,现在偏激的键盘侠多了去了,老弟他就经常在网上骂来骂去。”

秦泽狠狠瞪了她一眼,你不黑我会死啊。

老爷子收了手机,上上下下打量秦泽,看的他直发毛,不咸不淡道:“你还挺有心机的嘛。”

秦泽干笑:“我不是说了吗,那女人怎么就能摸到病房来,一口咬定我打他儿子,这肯定是警察那边泄露的啊。我就想着,不管有用没用,先录下来做证据,总没错。”

老爷子叹道:“老了,还是你们年轻人机灵。”

秦泽暗笑,随着网络的发展,信息传播太快了。舆论有多重要?毛主席曾经说过:“中宣部是阎王殿。”而现在,网络舆论是弱化版的中宣部。

老爷子坐了一会儿,就走了。留下老婆和女儿照顾儿子。秦妈出去买水果给女儿吃,留下姐弟俩在病房。

秦宝宝坐在床头,无聊的按着遥控器,嘟囔道:“今天可把姐姐的三观给刷新了一遍。”

秦泽回复:“没事多上上网,别老看新闻联播。三观冲击的多了,就习惯了。”

“去你的,我才不看新闻联播。”

秦泽道:“花了不少钱吧。”

秦宝宝顿时愁眉苦脸,一副要哭的样子:“所有的存款都搭进去了,呜呜呜,从今天开始,我们连菜钱都没有了,泡面都买不起。”

“尼玛,这下完犊子了,我可不要跟着你吃泡面,我要跟老爸老妈说,你放着好好的正经工作不干,非要去当明星。”

秦宝宝花容失色的转过身,作势欲扑。

秦泽连忙摆手:“喂,我现在是病号,你别乱来。”

秦宝宝哼了一声,唉声叹气:“没事,我还可以找大学同学借钱,先应付一段时间,等发了工资,咱们生活费就有着落。”

右手使劲拧了几把秦泽胳膊。

“早说让你存点钱了,”秦泽恨铁不成钢:“有了钱就买车,买包包,买化妆品,买面膜,买衣服,看你以后还浪不浪。”

秦宝宝喊道:“我就要买,就要买。”

这时候秦泽感觉一阵尿急,他下午几乎没上过厕所。上厕所也是件很尴尬的事,病房里没有移动支架,点滴是挂在床头的,他要上厕所,就得有人帮他拎瓶子。

“我想尿尿。”秦泽用胳膊肘捅了捅姐姐的小蛮腰。

“懒人屎尿多。”秦宝宝没好气的反击。

两人到了厕所,秦宝宝高举瓶子,见他迟迟不脱裤子,不耐烦道:“你尿啊。”

秦泽悲愤道:“说话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身子转过去,你看着我,怎么尿?”

秦宝宝啐了一口,脸蛋微红,灵动漂亮的凤眼往他胯下一瞟:“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你的小蚯蚓,我还弹过呢。”

“小时候的事就别提了,”秦泽翻白眼:“你现在能给我看你的大白兔吗。”

秦宝宝瞪眼:“你敢看吗。”

“你敢脱我就敢看。”

秦宝宝深吸一口气,就当秦泽以为她逞强说“你敢看我就敢脱”这类话时,只见姐姐尖叫道:“妈,秦泽要看我的胸。”

秦泽浑身一激灵,吓的肝儿颤,哭丧着脸:“姐我错了,你别叫,别叫。”

被妈听到了,顶多一顿骂,可传到老爷子耳朵里,绝对一顿往死里的毒打。

秦宝宝得意的哼哼两声,撇过头去:“才懒得看你小蚯蚓。”

秦泽也懒得提醒姐姐,现在不是小蚯蚓,是蟠龙棍了。

晚上,秦宝宝送秦妈回去,摸了摸弟弟的脑袋:“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帮你带换洗内裤。”

“帮我笔记本也带过来,整天躺着无聊。”

“知道啦。”

晚上九点,秦泽挂完最后一瓶点滴,呼叫护士进来拔针,上了个厕所,倒头睡觉。

王国民起了个大早,吃了老婆煮的肉粥,穿上笔挺的制服、皮鞋。性格温婉的妻子走过来,帮他把领子理齐。

“今天这么早出门?”老婆反身去拿他搁在沙发上的包。

“昨天那一家子不消停,我怕他们一大早再去派出所闹,得亲自去把关。”王国名道。

妻子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也不好,就不能让外甥消停消停?他又不是你儿子,给他擦屁股一辈子?二十多岁的人了,连个正经工作也没有,整天就知道惹事。”

王国民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就这么个外甥,能不管吗。少啰嗦,不关你的事。”

妻子不悦道:“也没见你对自己的女儿这么上心。”

要不是你这舅舅和他妈纵容,他能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