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午六点半,约了304宿舍的老王几个人,李良带众人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烤鱼馆,两个寝室八个人,点两条八斤的大黑鱼,六七碟配菜,再加一件啤酒。

这家烤鱼馆离学校不远,步行十五分钟,是303宿舍聚餐“食堂”之一,因为这家烤鱼特别地道......秦泽李良沪市本地人,刘自强家在相邻的JS,赵八两一看外貌就知道是东北汉子,地道不地道他们其实吃不出来,但好吃是肯定的。

半个小时,两个烤盘端上来,服务员点上烤炉里的酒精燃料,放下烤盘。

八成熟的大黑鱼躺在滚沸的红艳艳油汤中,身上盖着红尖椒、香菜、豆皮、香菇、洋葱等蔬菜,身下垫着一层豆芽、午餐肉、藕片......

热气蒸腾,鱼香浓郁,几个家伙食指大动。

“等等!”李良压了压手,阻止就要动筷的赵八两几个,吸了口气:“今天我要跟兄弟几个说声谢谢,张明玉那个生儿子没**的狗东西,心眼贼坏。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冲着秦泽来的,反正被砸的是我,你们大可以忍气吞声,我被砸了也是白砸。当他说要用篮球打赌的时候,连我都觉得我们没赢的希望,然而你们没退缩,最后还TM竟然真的打赢了,这口气出的舒畅。可我要谢的仍然不是这个,而是你们没有收钱私了......矫情的话也不多说,大家以前是兄弟,以后还是兄弟,有困难有麻烦,喊一声,为兄弟两肋插刀绝对不犹豫。”

“两肋插刀倒不必,”老王幽幽道:“没钱分,去不了大保健,兄弟你真想补偿,就把菊花献出来吧。”

李良瞬间菊花一紧,扭了扭屁股,捏着兰花指,细声细气道:“奴家进可欺身压正太,退可提臀迎众基。”

秦泽、赵八两缓缓打了个寒颤,目光接触,齐声怒吼:“二营长,你TM的意大利炮呢?”

刘自强翻白眼:“遇到这骚货,老子的意大利炮也得哑火。”

秦泽吃到晚上七点半,提前离开,也没喝酒,室友们知道他参加了“工作”,就没给他灌酒,否则这么一尊头号功臣杵着,不灌趴决不罢休。

秦泽抽空给秦宝宝发了信息:“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哦!”秦宝宝言简意赅的回复,秦泽慢悠悠的往地铁站逛,刚前脚踏进站台,后脚就收到她一条信息:“你吃你的,我等我家弟弟回来烧饭吃。”

隔着屏幕都能嗅到浓浓的怨气和怒气。

秦泽骂了一声“操”,刷卡出站,在边上一家巴黎贝甜买了一份草莓牛油起酥、吞拿鱼三明治、两个蛋挞、一盒酸奶。

八点之前到家,因为就十分钟的路程。

开门进入近九十平米的房子,玄关灯没开,房间灯没开,客厅里就亮着一盏玻璃吊灯,铿锵有力的音乐声回荡在空旷昏暗的空间,那是秦宝宝在看某部抗日神剧。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穿着休闲短裤,白色小背心,扎着丸子头,额头光洁,露雪白修长脖颈,圆润白皙双肩,胸器规模骇人,再往下则是骤然收束的纤腰。

斜着眼,轻轻瞟了眼秦泽,一声不吭继续看着她的抗日神片。

秦泽把蛋糕蛋挞酸奶,放在她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晚饭没吃?我给你带了蛋糕。”

秦宝宝哼哼一下。

秦泽无奈道:“今天中午打了场球,赢了,晚上室友请客,不好推脱。”

秦宝宝不屑道:“关我神马事。”

秦泽“哦”了一声,从挎包里翻出资料、草稿纸、笔,跑去房间搬出笔记本,听着喧嚣的炮弹声和子弹声,专心做自己的工作,没再搭理她一下。

见弟弟如此冷漠,秦宝宝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我在学怎么手撕鬼子。”

你是想撕我吧。

秦泽心里嘀咕,继续查找资料。

姐弟俩打了几分钟冷战,秦宝宝率先憋不住,白嫩嫩的脚丫子轻轻踢了他一下:“我饿了。”

秦泽指了指玻璃茶几上的东西。

秦宝宝气鼓鼓道:“我要吃热乎乎的饭菜。”

“爱吃不吃。”

秦宝宝大怒,扑过来死掐他的脖子:“看我撕了你这个无耻下流的鬼子。”

“你这么说我,我是没意见,但你得问问鬼子同不同意。”秦泽一个后仰把秦宝宝压在身下,任她扑腾打滚,也挣不脱五指山的镇压。秦宝宝这些年在武力斗争上的局面是江河日下一泻千里。

几分钟后,武斗失败的秦宝宝,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一边啃蛋糕一边吸酸奶。

数模这东西说不上多难,也不容易,具体要看模型的规模。严谨是肯定的,就跟搭积木一样,一块块积木都有它明确的位置,搭配好了,就是一座宫殿。哪里出了差错,哗啦啦全部倒塌,功亏一篑。

秦泽这些员工,是模型搭建者,李教授也参与其中,不过他做的最多的,是把关和修改,确保学生交上来的数模毫无纰漏。

建模和搭积木终究不是一回事,其中涉及到很多延伸出去的知识和公式,以及资料。核心资料倒是不用愁,李教授那边有,一些普通资料,需要秦泽自己上网查找。

时间过去,抗日神剧进入广告时间。秦宝宝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