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冬天最痛苦的事情是早起,恨不得和被子缠绵到天荒地老,可这分明是日渐炎热的夏天,秦泽默默嚼完面包,吃完培根以及荷包蛋,等了十分钟,她才千呼万唤始出来。穿着松松垮垮的小熊睡衣,踩着拖鞋“噼啪噼啪”走出来,眼睛也是半眯的。

“昨晚被你那群女闺蜜灌的只剩半条命的是我吧,你这副纵欲过度的样子是怎么回事。”秦泽纳闷说。

“你才纵欲过度呢。”姐姐无精打采的横了他一眼,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水润纤薄的嘴唇一撅:“昨天你躺了之后,她们也差不多了,还不得我来收拾残局。有男朋友的打电话让他们过来领尸,没人要的单身狗我一个个打车送她们回去,折腾到凌晨三点半才睡觉好不好,今早饿醒了。”

“该!”秦泽喝了一口牛奶,一巴掌拍开她伸向培根的手,“洗脸刷牙去。”

姐姐哦了一声,没骨头似的站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培根塞嘴里,踩着拖鞋噼里啪啦跑进卫生间,探出脑袋朝他扮了个鬼脸。

秦泽作势要打,她立刻缩回脑袋。姐姐没个做姐姐的样子,不过他也习惯了,反正他这个弟弟也没弟弟的样子。

大概是家教的原因,父母从小对秦泽苛责严厉,生怕他这颗小树苗将来长成歪脖子树。对待姐姐却百依百顺,疼爱有加。姐弟俩待遇截然不同,如果姐姐是亲生的,弟弟就是充话费送的。老爷子给出的理由是:穷养男富养女。

可不管父母如何严厉,如何望子成龙,秦泽就像扶不起的阿斗,平平庸庸的长到二十二岁。反而是宽松对待的姐姐,从小就是学霸,长大后一如既往的冰雪聪明,玩儿似的就考上复旦。

你要是有宝宝一半的聪明,我做梦都会笑醒。

父亲总是这样教训秦泽。

没错,宝宝就是姐姐的名字,全名秦宝宝,芳龄二十五。

秦宝宝从洗手间出来,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瞬间好似变了一个人。脸蛋白净细腻,据说大学时经常私下里被女生骂狐媚子脸。

“洗脸刷牙用了十分钟,现在是早上8:25,就算你五分钟内解决早饭,回房间换衣服、化妆,然后坐地铁......算了,别坐地铁,开车吧。算算时间,你今天要迟到,迟到一天,全勤奖就没了,你损失300块,相当于一个星期的伙食费。”秦泽计算着姐姐懒床造成的经济损失。

“姐从来不化妆的。”秦宝宝皱了皱鼻子,颇有点小女孩撒娇的憨态。

“重点不该是你上班要迟到了吗。”秦泽抓狂。

“不上班,我辞职了。”秦宝宝咽下荷包蛋,喝了一口牛奶。

秦泽吃了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辞职的,我没跟你说吗?”

“完全没印象。”

“哦,事情太多了,忘记和你说。”

“好好的,辞职做什么,你上司骚扰你了?”

秦宝宝一双丹凤眼骤放光彩,喜滋滋:“好主意,老爹问起来就这么说。”

“可笑,我会替你保密?你那份工作很不错啊,实习期就有五千工资,转正后月薪过万,年底还有不菲的奖金,你拍拍屁股走人不干了,喝西北风去啊。”

秦宝宝眨巴着眼睛,卖萌道:“姐姐以后就靠你养了。”

“你滚你滚,我还没毕业。”秦泽哼哼道:“老爹去年还跟亲戚们炫耀呢,明明一脸得意的表情,却装的很不在意:哎呀呀,也就一般般啦,全球五百强公司而已......”

秦宝宝低着头,仔仔细细往土司涂抹花生酱,嘴里含糊不清:“昨天我生日嘛,时光真是把杀猪刀,不知不觉要奔三啦,我心想不能这样下去了,可不要把青春浪费在什么全球五百强公司,我要挣脱束缚,摆脱封建,做一个勇敢的追梦少女。”

“是追梦妇女吧。”秦泽吐槽。

“想死啊。”秦宝宝瞪他一眼。

“你想做什么。”秦泽心里升起不祥预感。

“我的目标是走上荧幕,成为大明星,做国民女神,吼吼吼!”秦宝宝摆出一个“农奴翻身做主人”的姿势。

果然!

秦泽默默捂脸。

秦宝宝人生中有一大污点,一大遗憾。

所谓的污点,就是她的名字,初中的时候因为受不了同学们的嘲笑,偷偷拿了家里的户口本改名字,因为给不出充分的理由(名字太难听不是理由)以及没有父母陪同签协议书,公安机关工作人员打电话到家里询问。老爹二话不说杀到派出所,拎着耳朵把她带回家。一顿棍棒伺候,秦泽记忆中那是父母第一次齐心协力揍她。

第二次是上高中的时候,因长相貌美,气质不凡,秦宝宝被星探看中,也不知那家伙给她画了怎样的大饼,让她把成为大明星当做毕生梦想。但父亲思想古板,不希望女儿去混娱乐圈。妈妈则担心所谓的星探是骗子,要把女儿骗去卖窑子里,于是又一顿棍棒伺候,秦宝宝视为平生最大遗憾。

其实父母不知道,高考之后,秦宝宝本想把第一志愿填沪市戏剧学院。万幸被秦泽拼死拦下,不然人生中第三次棍棒伺候就等着她了。

时隔多年,没想到她依然贼心不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