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拉塞尔察觉到座下那些充满期待的眼神,但他依然对菲德保持着微笑和注视,直到卡尔德连续咳嗽了好几声,把一口又浓又黄的臭痰吐在了地板上,拉塞尔才转过身看向参加会议的佣兵。

“洋枢城近在眼前,但作为冬国的佣兵,我们的出头之日却不知道在哪里,”拉塞尔不再理会菲德,自顾自地向佣兵们发起了演讲,“虽然在亚当国王的领导下,我们分掉马哲尼公国的一小块,但冬国的环境会有所改善吗?那些商会会不把我们当作驴马呼唤吗?作为佣兵的我们会有多少好处?”

座下传来一片低声的认同,菲德听到某些佣兵还低声咒骂路德维希,认为这个和雪豹一起长大的人根本没有人性,无视科塞王国的实际情况,强行出兵大陆的漩涡中心,导致整个冬国都因为再度的战事而陷入不同的困境。

拉塞尔似乎十分擅长用一段触动人心的话术再搭配一段足够长的沉默时间去摆弄聆听者的心绪,但这样的技巧对于菲德来说起效甚微。

“所以我们是时候摒弃成见了,甚至摒弃我们冬国人的一些传统了……”

“拉塞尔,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长相老迈的佣兵问到。

拉塞尔回头看了一眼卡尔德,“我和卡尔德团长、路易吉团长已经商量好,这次接受安普沃侯爵的号召,正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大家想想,亚当国王不是希望我们冬国人往马哲尼公国的国土迁徙吗?”

那个老迈佣兵耸了耸肩:“那又怎么样?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关系非常大,”拉塞尔看了一眼菲德,仿佛在征求意见,“表面上,亚当国王是希望巩固冬国夺取的领土,但实际上……我和其他团长都认为这是一次剑指大陆中心的历史性决定!‘冬王军’并不是去维持马哲尼公国领土守备军,也不是护送平民迁徙的护送队,而是一支拥有极大战斗力的进攻军。”

“进攻?我们要进攻谁啊?”

“这个答案只有安普沃大人知道,不过大人已经悄悄的告诉了我……”

拉塞尔相信,他这样的明示就算是没有文化的农民也听懂了他背后的意思。可能还有一些佣兵抱着“完成一次任务就能拿钱回家”的想法,而拉塞尔这番话打消了他们的念头。虽然冬国民众在亚当国王发出号召时并没有收到明确的指示,但也有不少人怀疑“冬王军”的组建目的并不单纯。或是为了安抚他国,或是为了掩人耳目,总之“冬王军”从号召诞生至今,一直都显得不轻不重。

就在底下佣兵小声交流的时候,拉塞尔把头侧向菲德,低声问:“菲德团长,以你和你手下佣兵团的实力,理应为安普沃大人,为冬国建功立业,我们早就厌倦了修葺城墙、护送商旅、讨伐山贼这些无聊的任务了,这次‘冬王军’对于我们这些冬国的佣兵来说,是上天的恩赐。”

菲德在对方说话的时候就察觉到,拉塞尔并不是为了表达出什么重要的意思,而是在观察自己。

“科塞王国在近年来饱受战乱之苦,没有理由再去挑起战事,冬国的新军团可能更多是防守意义。”

“难道菲德团长不相信安普沃大人和……亚当国王的决心?”

菲德没有回话,反倒是那个老迈的佣兵大声喊了出来。

“安普沃侯爵之前就说过要组建军队夺回被东奥古那帝国侵占的冬国土地,就算我们不是去巩固马哲尼公国领土,也应该去找东奥古那帝国算账?”

拉塞尔冷笑了一声,“东奥古那帝国的账当然要算……但不是现在……只要我们遵循那位大人的指示,一个更大的机会将会交给我们这些精锐……”

菲德不了解拉塞尔的为人,对方这种反复暗示仿佛是在增加谈判的筹码,而这种谈判并不是一对一的,而是拉塞尔对在场所有人的。就在这时,菲德注意到场馆角落处站着朱斯蒂尼亚尼,这个曾经的格斗士正交叉手臂低着头。那位无所属的佣兵也注意到菲德的目光,他举起一根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耳朵,带着伤疤的笑脸仿佛在告诉菲德要认真听拉塞尔说话。

“拉塞尔团长说的对,”卡尔德的一句话让那些窃窃私语的佣兵们停止了交谈,“我们冬国的佣兵早应该联合起来了,我已经受够运送冰块到城镇的任务!只要我们联合起来,肯定能成为抗衡……抗衡这个大陆的一股势力!”卡尔德那粗糙双手正在诉说这个国度的佣兵的艰难日子,其实就连那些冬国的领主也大多不甚光鲜,付费给佣兵保护领土也只是浪费钱,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保护的。想要在科塞王国以雇佣兵的身份谋生,甚至比一个马尔洛特周边的农民去谋生还困难,所以无论是什么任务,只要能赚到钱养活自己,并且保持一定的自由度,就会让冬国的佣兵接受。

路易吉身后的中年女人在拉塞尔眼神的示意下,也明确表示破靴佣兵团会支持拉塞尔,甚至第一个站出来推举拉塞尔作为联合团长的身份,统领加入此次同盟的佣兵。在这样的情形下,不少独立佣兵和小佣兵团都应声附和,这些家伙的装备和穿着明显比大陆中心富裕国家的佣兵差,在菲德眼中,除非他们身怀绝技,不然是不可能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佣兵势力的。虽然菲德对加入这群人并无意向,可是对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