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吁!”

雪发骑兵把胯下白马的缰绳紧拉了一下,她在仔细打量了这个追上她的男人:漆黑色的直发覆盖着方方正正的脸颊,厚重的双眼皮也覆盖着如同头发、铠甲一样漆黑的眼眸,只是那眼神了无生气,仿佛一切进入到他眼睛的东西都是无聊至极的。

“我是雪瑞,这事轮不到哨兵去决定,你去找我们队长吧,不过我们现在正在赶赴任务地点,恐怕没这个时间。”雪瑞直接了当。

前面的骑兵队都在看着这两人一马。菲德看着雪瑞的表情,那其中并没有丝毫的隐瞒和推诿,更多的是眉毛微微皱起的着急。

“任务结束后如何能找到你们?”

“这很难说,或许你会在坟场里面找到我们,”雪瑞拿出了防风面罩戴上,“不过你最有可能会在荣誉城,我们从不进入自由都市。”防风面罩后是瞳孔不大但却异常尖锐的眼睛

菲德听罢便自顾自转身往回走,这种“不礼貌”让向来大大咧咧的雪瑞都感到有一些不适。

“莫名其妙!像你这种家伙要加入我们首先要端正态度,”雪瑞对着菲德的后背大喊,“你以为我们是什么杂牌佣兵团啊!”但无论他有没有听到,他的态度都很少会因为别人说的话而改变。

从那个骑兵中队的哨兵身旁回来后,菲德便一句话也没有说,径直往自由都市走去。珂丝感到十分莫名其妙,但也只好先跟着,格瑞夫当然也得紧跟着珂丝。

“你不是要去荣誉城吗,怎么往反方向去了?”

“你们没必要跟着我了。”菲德也没有回头,就这么回应了一句。

珂丝一下子就不干了,用手想拉住菲德的手臂。但是菲德也在一瞬间把手臂抽开,让珂丝拉他的力量丢空在空气中。

“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珂丝双手鼓着拳头,猛烈的太阳和菲德的举动一下子就点燃了她的愤怒。向来养尊处优的公爵之女怎么受得了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冷落和无礼,她气冲冲地往菲德反方向走。格瑞夫眼里面只有要保护的小姐,马上就跟了过去。

这种事情以后还会发生。菲德心里想,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陪伴,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陪伴。

同一时间的自由都市港口前,聚集了三个佣兵团——这些以实力压倒其他杂牌佣兵团的团长正坐在同一张木桌子旁喝着小麦酒。

“我说,你们两个也是名声在外的家伙,怎么也要来接这个单子啊。”一个少了一只左耳的男人双脚直直摆在了桌子上,眼睛盯着远处的海域,仿佛那里会飘过来金子一般。

“这些个贵族的命倒是不怎么值钱,可是这是上面下的命令,根本和钱没有多大关系。”其中一个佣兵团团长回答完后,侧着脑袋,用一个手指挡住自己的眼角,看了一下最后那个团长。

“是嘛,那我可对你们上面的头头有什么‘安排’没有兴趣,只要是来自由都市的‘客人’,都应该先让我听到,”独耳男摸了摸自己剩下的那个耳朵,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我就像是妓院里面的老鸨,来找开心得首先来让我试试!”

“嘿,那你这个老鸨还兼职当接客的了?”

“人家说你什么烂任务都接,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

两个团长在那一唱一和,但是少了个耳朵的家伙却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两个。

在这个家伙后面,站着一大群执剑背弓的佣兵,他们左边的耳朵都用颜料涂成了黑色,而港口附近的建筑物里除了拥挤在一起看热闹的普通人外,还埋伏了几十个拿着轻弩的黑耳佣兵。加上港口两旁的广阔空地上的巡逻兵,这些有明显标记的家伙们都是一个佣兵团的。

“或者你们在海上有点话语权,但是到了这个自由都市,能凌驾在我盖辛头上的人还没出生,就像早上那些不懂规矩的人一样。”独耳团长盖辛把那个木桌子一脚踢翻,拿起自己的弓和剑径直走开。而那两个拿着木酒杯的团长被这一踹吓得把手里的小麦子都洒了一地。

“我干他大爷的!竟然敢弄老子...”

另一个团长用手挡住那个作势要起来的团长说:“我们的人都在船上待命了,就算是和‘假耳’拼起来也...”

不过这个骂人的团长很快就恢复了温和的表情,把手里的木杯也稳稳地放在了地上说:“你别小看这个家伙,他在自由都市还是有一点实力的,其实不是现在看上去的这一点。”他用手指指了一下那些看上去像是渔船的小船和附近的居民楼,又指了下港口远处的一些虎视眈眈的杂牌佣兵团。

整个岸边除了中央的广场外,其他地方都被居民楼包围,要离开广场就只能沿着岸边的大道走或者穿进去居民楼间的小巷小路。混杂的人群拥挤在广场和小路小巷,这两个团长所处的位置视野极差。

“这里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躲起来的家伙,估计也不少...”

“按你这么说,他的人马可不只那几百个黑耳朵。”

“‘假耳’盖辛也不是假台子,”他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听说他那只右耳是假的,如果他觉得某个敌人的左耳和他的右耳相像,嘿嘿。”

另一个佣兵团团长把杯里面的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