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共损失了三十人,”埃文同意了菲德提出的方案——抽调大部分的士兵去引诱奥古那帝国骑兵的出击,而自己带领一百人精锐突袭对方的“将”,“负责引诱的几百步兵和其他佣兵的伤亡可能会过半。”埃文自己心中有数,但他还是对自己的士兵有一定信心,即使那是以寡敌众。

巧合的是,之前山贼们打算伏击萨林斯轻步兵的小森林,成为了伏击帝国骑兵的地方。

夏天的微风轻抚着那茂盛的树叶,小森林仿佛是用这舒适和宁静反衬着森林深处的血腥。埃文从远处就听到了几个萨林斯的轻步兵在树上放哨,那是一种特有的军事信号——胜利。但是当他和卡曼走到刚刚的伏击地时,却感受不到胜利的喜悦。

三百萨林斯轻步兵和数十个卡曼手下的佣兵,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但阵亡弟兄的超过了九成——只剩下十七个活人,而且没受伤的只有两个。

“帝国的骑兵差不多有八百个,虽然他们过于盲目自信,但是伏击的兄弟太少了…”其中一个没有受伤的轻步兵对埃文报告着当时的情况,“敌人的骑兵紧随者我们负责引诱的弟兄直达森林的中心,我们很多弟兄都躲在了树上,所以‘收网’的时候是铺天盖地的,只是这个‘网’实在是太小了...”

埃文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卡曼的水狗佣兵团则活了八个,见到老大后都一拥而上,大谈自己的英勇,只字不提其他死去的家伙。

卡曼:“活着的小弟们!把那些死掉的家伙的装备都抬回去,拿不动的赶紧回去镇上推车来搬…”

一个萨林斯轻步兵想去阻止一个佣兵触碰死去弟兄的钢盔,却被埃文挥手拦下了。

“这群秃鹫!”那个士兵骂了一句,但服从是他们的天职。

埃文走近卡曼说:“你们佣兵团护镇有功,和山贼的勾结也就一笔勾销了。”他思考了一下又说:“你们也可以拿走我们正规军的装备,不过你们要帮我们安葬他们。萨林斯的军人,永远守护在自己牺牲的地方。”

卡曼拍了拍胸口:“没问题!小的们听着,尸体都先脱了盔甲再埋葬!嘿嘿!”

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总算是赢了。从杜罗镇的斥候回报,镇西的攻击也解除了,现在就剩下帝国的男爵和被劫持的公爵之女。“这一次菲德要是能带回大公的独女,他跻身入萨林斯军界的条件就充分了,”埃文心想着,“到时候即使菲德自己不愿意,但是国王的奖赏和命令不容的他反对。”显然他并不担心侄子的安全,即使是单独面对帝国的男爵,埃文也有信心菲德能够把公爵之女平安带回来,毕竟他身上留着自己兄长的血液。

但最让埃文不放心的就是菲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那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和兄长占用得太多,导致下一代的身上找不到一丝痕迹。

奥古那帝国的战马是有名的优秀,而伯恩斯胯下的这匹更是千里挑一,承担着两个人的身体重量却没有被菲德追上,不得不对养马师也称赞一番。

两匹马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但却没有能赶超的痕迹,加上菲德本人并不擅长骑马,所以手上的投枪也不敢轻易飞掷出去。这时候,被绑在伯恩斯身后的珂丝找回了冷静,开始轻轻地挣扎着,慢慢摩擦着绑在手上的麻绳。

就当她快要磨断绳索,伯恩斯忽然发现了身后的情况,珂丝情急之下伸手推了伯恩斯一把,自己则重重地摔下了马,滚落到路的一旁。

伯恩斯回头查看情况的同时,菲德用力把手中的投枪飞掷过去,标枪的目标非常准确,直对着男爵心脏的位置。

“呯!”投枪的金属尖端在接触到男爵金黄色的铠甲时瞬间粉碎,如同玻璃掉落在地上一般,但是投枪的木制短棍却没有停下,直直撞在了男爵身上。

被这下投枪撞击的影响,男爵重心一下子就失去了,整个人从战马上狠狠地摔了下来。

“附魔的?看来金属的东西没办法伤害到他。”菲德骑着战马思索着对付对方的办法。

伯恩斯虽然身形笨重,但是他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金黄色的短匕首,慢慢地向菲德靠近。

菲德随即跳下马,但是在他跳下马的一瞬间,他用力地在马屁股上打了一掌。吃痛的战马拔腿就跑,径直地往伯恩斯站的方向奔去。男爵闪躲不及,硬生生地吃上了战马的撞击,他手里的短匕首也被甩出了几米远,战马也被伯恩斯的反作用力撞向了侧边。

祸不单行的男爵前后受了两次撞击,五脏六腑已经受了伤,他想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往地上吐血。菲德在男爵被撞飞之后立马就往那把短匕首的方向跑去,而男爵也挣扎着走过去。

当菲德抓起那把匕首时,男爵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倒了菲德,匕首又被撞飞了几米远。而两件附魔的铠甲猛碰撞在一起,黑色的板甲在一瞬间转变成了金黄色,然后又变回黑色,男爵的铠甲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菲德突然伸出覆盖着链套护手的双手,掐住了男爵的脖子——那个部位刚好没有护甲遮挡。男爵瞬间感到全身发麻,好像一团软泥。菲德把男爵轻而易举抓了起来,而男爵却如同一个巨大的布娃娃般被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