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明有一百七十多个佣兵团,为什么要搞什么夜袭?而且这黑白河的河水真是臭得出奇,这味道就像...”一个中队长低头咕哝着,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他旁边的某一个佣兵团的副团长马上打断了他:“别啰嗦,这是冬国主人的命令!”

“真不公平…”

上游的浅滩旁偶尔传来的声音“窸窸窣窣”,在河水没有那么急湍时才能够听清楚。月光被暗云遮蔽的晚上,黑河和白河融为了一体,没有半点光亮。一排排的渡河船已经载满了佣兵,每一个参加夜袭的佣兵腰间都系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萤火虫,隐隐约约就像是孤魂野鬼提着的油灯。

准备好的渡河船慢慢划向了对岸,佣兵们的手心都冒着汗,对岸的树林里悄无声息,猫头鹰偶尔的几声鸣叫仿佛宣示着它们才是那里的主人,请勿靠近。

河的下游围绕着王国都城马尔洛特,而马尔洛特的外城里,已经见不到一丝灯火,只有一家屋顶铺满红秆草的小酒馆还透着火光。小酒馆外拴住一匹毛色银白的马,它机警地抬起了头,嗅到了被包含在安静中的味道。

第一批渡船已经“咬”上了岸边碎石,而最前的一排佣兵刚准备走进树林,草中的阴影里冷不防地飞出无数弩箭,首当其冲的那些佣兵把死前最后的喊叫提到了喉咙,想要告知后来者,但还是失败了。如同乌鸦失声飞掠而过的弩箭让后面的佣兵吓得趴在了地上,身后那近五十米宽的黑白河上,还有络绎不绝的渡船正在往这边运兵。

突然一声划破黑夜的哨子声响起,黑白河的上下游的河水同时被点燃起来,两面的烈火顺着河水往渡河的佣兵扑去,就像两面疾行的火墙,无情地辗压夹在中间的一切。还没有渡河的一个佣兵团长大喊:“这河里面的都是混合油!快往后撤!”

可是所有的动作都已经太迟了。

还在河上的渡船和数以千计的佣兵仿佛是油锅上的蚂蚁,连同木船一起淹没在火海中,除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外,只剩下半黑色的人形在烈焰中最后的“舞蹈”。已经渡过黑白河的佣兵前有暗弩埋伏,后面又被火链锁河,他们的大部分早就已经魂飞魄散,双脚跪在岸边的沙滩里,动弹不得。从林中走出了手持弩箭的列队,为首的独眼队长大声说道:“公爵要求留下活口,”他的另一只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些全身发抖的佣兵,“但是没说要多少,所以那些走不动的和尿臭了裤子的就杀光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