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浅是不惧怕雷声的,徐长安确信这一点,偶尔真的有心情不好,却也只是被雷声惊醒了美梦的起床气。

他有些想笑。

毕竟,能瞧见因为起床气而闹着小性子的云姑娘……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很可爱。

担心……他倒是完不担心。

首先是系统并未有提示出现任何的危机,徐长安如今对系统的态度虽然有些复杂,可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会选择优先相信系统。

然后就是这里是北桑城。

徐长安多少也是暮雨峰执事殿的人,知晓北桑城是朝云宗大阵的一部分,加上朝云宗本体就在不远处,完不值得担忧。

所以,手握着菜刀的徐长安发现窗外一片白昼时,第一反应是有些好奇。

又是……天劫吗。

他轻轻推开窗子,看着雷光在天上穿梭。

是有前辈要渡劫了?

徐长安仔细看了一会儿天上的劫雷,便觉得这劫雷与他在天明峰见过的那一次……差的太远了。

天明峰那次,阴暗云层被映照的仿若白日,让人担心下一秒劫雷就会将整个天明峰吞噬……嗯,虽然真正落下来之后,劫雷停在他面前的如同一道连接天地的白色光柱,气息平和且温润。

但是至少,劫雷在落下之前的威势是做足了的。

暴雨连闪,给整个朝云宗都笼罩了一层阴影。

而劫雷之后,更是导致落雷的天明峰进入了各种人的视线,引起诸多调查。

足以见得当时一道天劫给众人带来了怎么样惊人的东西。

如今的嘛……

“好小。”徐长安情不自禁的说道。

嗯。

就是很小。

虽然天上同是雷光翻滚,电浆流转,但是让徐长安来对比,大概就是翻天巨龙和水塘中的小泥鳅的区别。

想来,雷劫也是分等阶的。

徐长安握着菜刀,手上动作迅速的切着料,同时看向窗外那穿梭着的闪电,微微摇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他方才是犯了傻,居然因为见过更雄伟的雷劫而轻视这样细小的劫雷。

他有这样的资格吗。

要知道,不到一定的修为,可见不到这雷劫。

能够渡劫的,至少都是已经能够引动天地之力的真正强者,比他这样的小虾米不知道要强大几何。

徐长安仔细想了想,就知道自己的轻视是如何而来的了。

气势。

他完无法从天上的劫雷上感觉到一丁点的威胁和气势,就如同天上穿梭的不是雷电,而是一张张出自儿童笔下的闪电图画。

这种毫无威胁的感觉,给了徐长安一种即使这些雷落到他的身边上,也伤不到他一根头发的错觉。

真是奇怪……

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沉思了一会儿,徐长安觉得也许是因为天道不会殃及无辜,所以……能够感受到天劫可怕威势的只有引起劫雷、需要渡劫之人。

像自己这样的局外人,自然不在天劫的威势之内。

其实,他前世所认知中劫雷也好,此世在云姑娘书房中所了解的也罢,甚至是在北桑城那些说书先生口中了解的雷劫……都应该是更可怕的东西。

徐长安先入为主的就会认为天劫应当是极具威势,携天威而至,劫下摧枯拉朽的。

事实上呢……

不得不说,这所谓的劫雷,真的一丁点都不唬人。

哪怕是让整个朝云宗都紧张的通天白玉紫雷,徐长安也只觉得温和,就和喜欢赖在他怀里的小猫儿似得。

吓人?

不。

还没有闹小性子的云浅让人害怕。

——

伸了一个懒腰,徐长安在第二次见到劫雷之后,心里那点对于天劫的好奇部消散的干净。

果然,他关于渡劫这件事的好奇心,大多都在天明峰那一场雷劫中被满足了。

嗯……这北桑城大多生活的还是普通人。

普通人见了这样奇异的天象,会引起恐慌的吧。

好在,自家云姑娘不会是因为这种小事儿惊慌失措的人。

“小姐……”徐长安轻轻唤了一声,他的声音顺着风缓缓消散在窗外轰隆隆的雷声里。

很可爱啊,云姑娘。

如今一想起方才过来要抱抱的云浅,徐长安就忍不住心情大好,本来忧心云浅天赋好坏的心思都被冲散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云浅看出了他的不安,所以借着拥抱安慰他。

总之,他的确是被安慰到了。

“天赋……”

徐长安沉默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他放下菜刀,以水将手指洗净,有些歉意的看着天上。

轻视雷劫是自己的错。

要知道,以云浅的天赋……将来能不能修炼到渡劫都不好说呢。

就算能,她能安稳的渡劫吗?

总觉得,就云浅那样柔弱的样子,真的有雷劫落到头上……

啪的一下人就倒了啊!

“担心归担心,可……还是希望小姐有足以修炼到渡劫的天赋。”

徐长安轻轻叹息,旋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