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时的柳青萝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和妆容。

“银子自然是少不了姑娘的。”

徐长安知道自己要那么多的酒,柳青萝一个人不可能搬得动,便点头,起身去后院拿酒。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了云浅和柳青萝。

云浅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酒娘,这是她所见到的第一个对徐长安近乎于满好感,明确是男女之情的姑娘。

云浅不知道自己对徐长安的感情与柳青萝对徐长安的感情有什么分别。

云浅在看柳青萝的时候,柳青萝也在看她。

尽管云浅戴着面纱,但仅仅是对方的眉眼就让柳青萝明白,她这个曾经万枝楼的头牌在对方面前,普通的像是一个婢女。

嫉妒吗。

柳青萝发现,她面对云浅的时候,一丁点嫉妒的心都生不起来。

因为能让徐公子喜欢的人不会只有样貌出众,眼前的姐姐一定是一个各方面都优秀到了极点的人。

“云姐姐。”柳青萝对着云浅屈身行了一礼。

“嗯。”云浅点头。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本就不甚熟悉,而柳青萝也不知道她应该说什么,毕竟艳羡是没有用的。

“”

柳青萝将水桶放在地上,轻轻跪在碎裂的地板前,拾起那些沾满了鲜血的木块,然后认真清洗地面上的血迹。

她不可能真的让顾千乘来帮她清理地面,做人这点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

云浅看着柳青萝,心想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姑娘,按照徐长安所写的小说里,女子大多都是柔弱的。

“你不怕血吗。”云浅看着柳青萝手上不注意被木块划伤的血痕,问道:“都弄了一手。”

她以往拿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沾上一点血,徐长安都紧张的不得了。

“姐姐说我?”柳青萝将抹布上的血水拧干净,说道:“没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柳青萝温和一笑:“水可厉害了,世界上没有水洗不干净的东西。”

“我也喜欢泡澡。”云浅点点头,心想有几次和夫君一起,她印象深刻。

柳青萝一愣,随后摇摇头,心想姐姐可真是个有趣的人,继续低头干活。

云浅看着柳青萝面上的淡妆看着那颗有些好看的泪痣,眨眨眼。

说起来,徐长安也给她买过胭脂,不过她都没有怎么用过。

她觉得,柳青萝是一个很好看的人。

云浅说的当然不是外貌,而是更深层次的近乎于灵魂的东西。

眼前的酒娘,在云浅的眼里散发着点点的萤火,就好像是她送给徐长安那坛黄酒似得,让人身心舒适。

哦,这也不重要。

云浅觉得柳青萝的玉露酒味道很不错,虽然也辣辣的,但是她能喝的下去。

此时,徐长安拿着储物袋从后院走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意外柳青萝在清理地上的血迹,不过他没有发表一丝一毫的看法。

“公子都取完了?”柳青萝问道。

“都拿了。”徐长安拍了拍储物袋,随后取出了两锭银子放在桌上:“这是银子。”

“妾这点酒,怕不是都让公子给搬空了”柳青萝咬唇,耳朵上的宝石耳坠轻轻晃着:“多谢公子这些时日照顾妾的生意。”

“算不上照顾。”徐长安心想柳青萝是清倌人出身,她应当也不缺这点银子,按照祝平娘所说的,这些出身青楼的姑娘,赎身之后若是不选择嫁人做妾,总要找一件正经的行当。

“回去了?”云浅伸了个懒腰。

“回去。”徐长安心道回去再收拾一下云浅的行李,然后就上山。

“小公子慢走。”柳青萝对着徐长安摆摆手,面露笑容:“妾就不送了。”

徐长安点点头,随后牵着云浅的手,走出了酒肆,回家去了。

酒肆里,柳青萝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清理缝隙里的血迹。

有的时候,既然早早的就知道了结果,无论接受还是不接受,都由不得她。

不如体面些。

回家的路上,云浅牵着徐长安的手,说道:“我还挺喜欢她的,酒很好喝。”

“我拿了不少小姐爱喝的玉露酒,到时候都放我那。”徐长安说道。

云浅看了一会儿徐长安的表情,忽然问:“你喜欢她吗?”

“当然喜欢。”徐长安说道。

在不作恶的前提下,一个努力坚强的人不一定值得尊敬,但无论如何都不应当因为她的努力而受到轻蔑和侮辱。

似是柳青萝这样的人,徐长安自然是喜欢的,只是这里的喜欢也无关于男女的情爱。

“嗯。”云浅表示自己知道了。

“小姐,我还没解释,你倒是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徐长安无奈,自己妻子难道已经大度到可以接受他喜欢其他女人了吗。

“我只是问一下。”云浅抱住徐长安的手臂,说道:“你高兴就好了。”

徐长安叹气。

云姑娘,该你吃醋的时候,怎么反而做不到了呢。

随后,他开始向云浅解释,自己那句喜欢的含义。

花月楼上,顾千乘有些心虚的走到祝平娘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