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着云浅的话语,一抹清风带着些许湿润从天上落下。

祝平娘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只见天上厚重水云一层压着一层,仿佛天空即将塌陷,清澈雨水像是千针万线,把天空密密实实缝合。

今个这天气是做的什么妖。

也没有任何人为干扰的痕迹。

好在,这雨只下了半城,淋不到云浅和湖边泛舟的客人。

在云浅的身边,执棹少女听着云浅的话,惊诧的微微张嘴。

她在花月楼附近执棹撑船,送过往的男客女客入花月楼,所以平日里见过很多的人。

可她见过最奇怪的人莫过于徐小公子,还有就是面前的云姑娘。

自己喜欢小公子吗?

哪有云姐姐这么问的,她可是公子的正妻。

“回回云姑娘。”

执棹少女莫名的有些紧张,行礼都行不顺畅,就好像是才入勾栏时被姑姑拿着藤条质问那样不安。

她没有做过妾室,不清楚那些姑娘们见到了夫人,是不是她这样的心情。

期间,云浅目光澄如澈镜,不知在想什么。

执棹少女深吸一口气,对上了云浅面纱上的眸子,认真说道。

“妾是喜欢公子的。”

说完后,执棹少女不太敢去看云浅的眼睛。

她对于徐长安的感情和柳青萝不一样,并非是男女之情,但喜欢本就有许多种,感激憧憬信任都是算的。

当然,即使男女情欲占比很少,若是让她去给徐长安做妾,她也会立刻答应。

“嗯。”云浅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对着坐在地上的执棹少女伸出手:“起来吧。”

“姑娘。”少女怔怔看着云浅白皙的手,将自己整日握着船棹略有黄茧甚至因为跌倒而沾染了些许土灰的手背身后,想要站起来,可方才扭到了脚,便没有起身,只是昂首问道:“姑娘就不会恼怒吗。”

“恼?”云浅想了想,说道:“我很少会生气。”

执棹少女看着云浅,的确想不到她若是恼怒会是什么样子。

“再者。”云浅忽然开口,将执棹少女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我觉得你很有眼光。”云浅说道。

她的夫君,自然就是应当被人喜欢的,而且经历了一番询问后,她也确认了一件事。

自己果然不知晓嫉妒心是什么。

如果是徐长安,他会怎么做?

云浅想了想,便弯腰牵住少女脏兮兮的手,缓缓:“起来吧,地上冷。”

“”少女呆呆的看着云浅俏丽的面容,只觉得自己的内心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忍不住心跳加快。

她微微用力,想要借着云浅的力气站起来,可是才站起来一点点,云浅忽然就松开了手,她啪的一下又坐回了地上,惊愕的抬头。

“我力气小,方才忘了。”云浅认真的说道。

执棹少女看着云浅,眼珠微微颤动,随后爽朗的笑了。

“姐姐真是个妙人。”

“有吗。”云浅望着少女耳侧的些许红晕,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她看向酒肆里,心想徐长安怎么还不出来。

酒肆里。

酒娘柳青萝在赎身后,很罕见的上了淡妆,面上的色调明媚,透露出一种简约的美。

在柳青萝对面是一个锦衣青年,整件衣料有着淡淡的雅致,每一处都透着精心设计和裁剪,金丝密布,张扬而华丽。

即使是在富贵人家遍地的北桑城,金丝也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用,哪怕只是边角的金丝,也绝不是柳青萝这样角妓出身的姑娘可以得罪的。

随着时间流逝。

“约定的时间到了。”锦衣青年将手里的黄契往柳青萝身前轻轻一推,说道:“柳姑娘应当考虑好了吧。”

“回公子。”柳青萝摇摇头:“我不能答应您。”

角落里。

徐长安眼角一抖。

总算是开始说话了,他眨眨眼,心道只要这个男人一有过分的动作,他就学着祝平娘,把他扔去护城河旁边的烂泥里。

“不答应?”锦衣青年随口问道:“理由呢?你有不少好妹妹要照顾吧这些银子拿去能让她们赎身脱离泥潭,有什么不好?再说予我做妾怎么想都好过在这里染一身的酒臭。”

泥潭?

柳青萝想起了祝平娘温和的面容,忍着才没有反驳。

花月楼是泥潭吗。

这些年,离开北桑城的姐妹,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这里若是泥潭,那外面是什么。

真是个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人。

柳青萝缓缓说道:“我等贫贱之人有自知,配不上公子。”

锦衣青年点点头,说道:“你起身。”

柳青萝站起来。

“长得蛮好看的。”锦衣青年看着柳青萝眼角那颗泪痣,感叹道:“不亏是曾经万枝楼的头牌。”

柳青萝说道:“谢公子夸奖。”

“姑娘,我给过你脸的。”锦衣青年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柳青萝应声,心想的确是这样,在想要纳她做妾的人里,这个公子很有礼节,一切都按照了规矩来,也许下了不菲的钱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