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祝平娘猜到了在朝云宗八方迎客这样重要的日子里,魔门一定会采取什么行动。

却没想到魔门教主之下的第一席会亲自出手,企图覆灭北桑城以撕开整个朝云护山大阵的一角。

这是要面开战了?!

祝平娘看着横跨于北桑城上空的老人,瞳孔紧缩,满面的不敢置信。

乾坤境!

青州的第三位乾坤境,不是朝云整日苦修的丹主,而是魔门的大长老!?

不好!!!

要出大事了。

以往的时候,魔门和朝云宗势力相近,各有顾虑,双方的宗主都是乾坤境的大能,动辄移山倒海,雷霆震怒。

出于相互之间的忌惮,即便门下弟子打生打死,可却从未有过方位的争斗。

但是如今形势彻底变了。

魔门的大长老,也突破至乾坤境了!

魔门有两个乾坤境,朝云却只有宗主一人,这一次只怕是天地面色,青州易主翻天覆地的大事。

祝平娘第一时间捏碎了手中玉符,想要传消息给宗主。

“”

老人横在北桑城上空,周身魔气滔天,他看着下方那繁华的城镇,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只见他抬起手,凭空捏碎了祝平娘传递出去的消息。

“祝桐君,曾经你我同为太虚境,该是明白乾坤之下,皆为蝼蚁。”老人露出一抹淫邪的笑容:“咱们之间的恩怨,我一日都不敢忘。”

曾经的死对手,如今在他眼里,却只是稍稍大一些的蝼蚁,只是随手使了一个手段就将她禁锢的动弹不得,连自毁道心都做不到。

“安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老人望着艳丽的祝平娘:“我与姑娘的时间还很长,待我先毁了这北桑城,我要看看少了一个阵眼,朝云还能不能挡得住我圣教众人。”

“”祝平娘面色惨白。

只不过是一个境界的碾压,就让她体会到了什么叫差距。

老人的天赋不说与丹主相比,就是连她都不如,居然第三个步入乾坤境。

他突破的时候,为何没有天地异象?

祝平娘眼睫微颤,赤色缎带被魔气吹到了十余丈开外,挂在竹枝上。

修仙界的残酷就是这样。

高阶层的时候,一个境界的差距就是天翻地覆。

当年,朝云宗主也是凭借一己之力的实力碾压,造就了这个青州最大的宗门。

她眼里尽是绝望,因为她最直观的感受到了苍穹般的威压。

她现在已经不祈求自己能逃掉了,只是希望宗主能够及时放弃朝云,如果这样面对老对手和初入乾坤境的长老,还有机会能够离开青州。

“哼。”

老人干枯的手掌上升起魔气,天上不知何时聚起了一片黑压压的云层,轰隆隆的声音自远而近。

一时间,有什么东西断开了。

风起云涌。

天地间起了一道狂风,自下而上,烟尘迷眼。

以北桑城为中心,方圆云层在狂风的推动下聚集在一起,酝酿着什么。

在徐长安的隔壁,顾千乘睁开眼,看着自己腰间铃铛不安的摇动,很是奇怪。

城中的修士也好百姓也好,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修为高深的人可以隐隐可以见得那天空之上漆黑的魔气翻滚,如浆液般流转。

移山倒海,雷霆震怒,是为乾坤。

“”

此时,正在做汤包的徐长安忽然听到了系统一个奇怪的提示音,说是有危险临近,天道点给他加了五万。

他双手沾着面粉,看着窗外,除了风大一些,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起风了?”徐长安大声说道:“小姐,把门关上。”

“知道了。”云浅嘴里含着一颗蜜饯,她走到门前,感受着风吹在自己的面上。

危机感是需要适当的,若是超出了自己夫君能够处理的范围太多其实也无所谓,她不会因为徐长安处理不了就过度干扰周围发生的事情。

不过一城的人,死了就死了,和她有什么干系。

可是。

有一件事云浅很不高兴。

徐长安正在给她准备晚餐,怎么能被人打扰。

她走到庭院里,往上看了一眼。

“”

正不可一世的魔门长老忽然就死了。

轻描淡写的死于心火,从下而上,透入顶门,劲攻脏腑,旁灼四肢,毛孔发际,一瞬息间便化为灰烬。

风继续吹,地面上的竹叶顺风打着滚,周遭都是那么安详,什么魔门长老,就好像从没有没有存在过这个世界上。

城中的修士在疑惑后,纷纷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祝平娘微微一怔,发现风吹掉了自己的缎带,便随手取了一条红绳将头发扎上,回到账房继续算着姑娘们的开销,显然她已经忘记了青州出了第三位乾坤境的事情。

不能算忘记。

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人,怎么能叫忘?

云浅随手确抹去了对方的存在,也真的只是随手。

她瞧着院子,走过去收起庭院里的竹椅,有些艰难的将重物抬到房间里。

面色绯红,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