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长安以公主抱的形式将云浅连着毯子一同抱起来。

云浅打了个哈欠,顺势搂住了徐长安的脖颈,轻轻靠在他的肩头。

这种程度的亲密按道理说对于云浅和徐长安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可徐长安依旧忍不住心跳加速。

他在暮雨峰也好在北桑城里也好,总是不缺少姑娘家对他表示好感,但哪怕是艳丽如祝平娘也无法给徐长安带来一丝一毫的心动。

反而是云浅这个朝夕相处的多年的人总是能破坏他的心境。

七年之痒?

徐长安深吸一口气,心想自己如今的确是痒的厉害。

成熟姑娘的魅力,没有体验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天色渐暗。

云浅并不是那种很轻的人,她的个子高挑,比现在才十七岁左右的徐长安还要高一些,两个人站在一起,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更像是姐弟。

甚至,说母子都有人会信。

如果换成徐长安前世的体质,只怕抱云浅起来之后,没走两步就要腿软,但是如今有修为傍身,体质比前世强很多。

感受到妻子柔软的呼吸,徐长安面上微微发热。

他竟然在庭院里原地愣住了。

“怎么不走?”云浅轻轻敲了敲了他的后颈,平静的问道:“我很重?”

他家的云姑娘身材极好,要什么有什么,自然比干瘦的小姑娘要沉一些,但是徐长安又不是傻子,知晓应当怎么说。

“没有的事情。”

徐长安感受着妻子玲珑有致的身材,干咳了两声,抱着云浅跨过门槛,将她放在榻上,说道:“小姐,你先睡一会,我去做饭。”

“嗯。”云浅轻轻点头,随后伸了一个懒腰,好身材尽数暴露在徐长安眼中,她转过身,说道:“给我解开。”

徐长安也早就习以为常,他轻轻替云浅解开束腰,换下了绣裙,旋即熟练的从衣柜里取出一件居家的长裙替云浅穿上。

他不在家时,云浅一个人也都能做这些事情。但只要他在的时候,云浅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他帮忙。

但是徐长安不仅不会烦躁,反而会觉得愧疚。

毕竟以往他就是云浅的管家,负责照顾她的衣食住行。

再说了。

他家的云姑娘那么好看,徐长安被依赖了,高兴还来不及了,哪里会嫌弃。

等到云浅换好睡衣之后,徐长安立刻转身说道:“我去做饭。”

“等等。”云浅依靠在床头,长发散落着,她顺势抓住徐长安的衣角,说道:“你先去洗洗。”

“为什么?”

“不好闻。”云浅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小姐能嗅到我身上虎妖的血气?”徐长安一怔,心想他已经穿了宗门的执事衣,应该把青眼虎死时候的血腥气都掩盖了。

祝平娘能闻见是祝平娘修为碾压了他。

云浅怎么能闻见?

“虎妖?你在说什么。”云浅摇摇头,她指着徐长安的脖颈,平静的说道:“一股子胭脂味。”

徐长安一愣,有些心虚的立刻解释道:“我才去见过祝管事,小姐,你知道的她,她就住在青楼里”

“我也没问。”云浅说完后,躺下后翻了个身子,背对着徐长安说道:“洗完了去做饭,我今个想吃包子,带汤的那种,做好了来唤我。”

“知道了。”徐长安帮着云浅将被子的边角掖着进去,随后离开。

“”

等到徐长安转身离开,云浅这才翻回来,看着徐长安离去的方向,视线落到徐长安买回来的两壶玉露和酒娘赠送的黄酒上。

目光在黄酒上定了定。

女儿红。

云浅眼里闪过了一丝明晃晃的光,她倒不是说会厌恶别人喜欢徐长安,但是她这个夫君是不是有些太受欢迎了。

按照徐长安给她写的多本小说上的故事。

遇到夫君有桃花的情况下,作为妻子应该怎么做来着

“嗯。”云浅又坐起来,重新扎上头发起床,走到衣柜前,挑选着徐长安给她买的衣裳。

取了一件艳红色的纱衣,站在铜镜前对着自己比划了一下。

“”

徐长安烧好水之后,走进盥洗室的玄关换衣服。

“胭脂味有吗?”他抱着自己的衣服,只觉得除了一股子皂角的气味,什么也闻不见。

他刚才听见云浅说他身上有胭脂味的时候,可真是吓了一跳。

该说无论是什么样性格的女人,对这种事情都是极其敏感的。

云浅没有表示出来生气的情绪,但是徐长安只是被她用平静的眼神看着,在没有对不起云浅的前提下,依旧会莫名其妙的心虚。

果然,他在平日里也很难一振夫纲。

老妻少夫,管家上位的结果就是这样,面对小姐的时候抬不起头来。

叹息。

徐长安取出衣裳里代表朝云宗入门资格的玉符和祝平娘给他栽培的养颜果的种子,将其放在一旁。

虽然系统给了他一大片空间使用,但是徐长安目前为止还不甚熟悉那片空间,暂时不打算往里面放系统之外的物品。

走入浴室的木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