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姑娘看着徐长安的眼神从惊讶到震惊,最后变成了鄙视和厌恶。

那是看到了极其肮脏事物诸如踩死都会脏了脚的虫子时才会有的眼神。

顾千乘震惊不已。

这就是男人吗?

徐长安家里分明有一个让她一眼都觉得惊艳的姐姐,却还来外面找女人找的还是这种姿色一般的。

“你说什么呢。”徐长安叹息,说道:“我和这位姑娘”

“你少骗我。”顾千乘摇了摇腰间的铃铛,她一只手指着酒娘的略显茫然的脸:“你瞧瞧她看你的眼神,分明是动了春心,一定是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勾引她了。”

她可是合欢宗的小公主,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我”酒娘忽然被一个小孩子点破了心思,顿时脸红到了脖子,完不敢去看徐长安的眼神,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解释。

徐长安此时更多的注意力都在小姑娘的身上。

你谁啊。

不过。

徐长安听着小姑娘一口一个“云姐姐”的叫她的妻子,十分惊讶。

这个修仙的孩子怎么一幅给自己妻子打抱不平的样子。

他没听妻子说和这个才搬过来的小姑娘关系好啊?

倒不如说,以自己妻子那个对谁都十分冷漠的性子,能和这个脾气火爆的小孩子关系好才奇怪。

徐长安心想他倒不是不讨厌这个女孩子,首先她的住处是祝平娘安排的,那就算是祝平娘的人,而且小姑娘还站在云浅的位置考虑问题。

但是徐长安也的确没有和一个小孩子解释的必要。

他给了酒娘一个歉意的眼神,对着小姑娘说一句你误会了,转身就这么出了酒肆。

他走的利落,完不怕酒娘被刁难。

酒娘曾经是祝平娘手底下青楼里的人,这个小姑娘专程跑过来买酒一定和他一样,都是祝平娘推荐的。

“你怎么就走了!”顾千乘看着徐长安的背影,一愣之后就要就要追上去。

“这位姑娘,你真误会了。”酒娘及时说道

“误会?”

“徐公子的酒是他买给云姑娘的,公子现在正要回家。”酒娘轻声解释。

“你喜欢他吧。”顾千乘斜视清秀的酒娘。

“是。”酒娘点头承认:“姐妹们都喜欢徐公子,不过公子无意,妾有自知。”

她虽然是清倌人出身,但是依然卑劣到了极点,徐长安能够不嫌弃她身子脏,愿意吃她的酒就已经让她很欢喜了。

顾千乘看着酒娘干净的眼神,微微一愣,嘟囔着:“我误会了?”

“嗯。”

“你很喜欢云姑娘吗?”酒娘问。

“云姐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我当然喜欢。”顾千乘哼了一声:“可惜,嫁给了一个没出息的男人。”

“我不高兴。”顾千乘噘着嘴:“云姐姐又好看又干净,那个臭男人买酒回去一定是要灌醉她,对她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徐公子与云姑娘本就是夫妻。”酒娘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可爱女孩。

“他哪里好了,不就是朝云宗外门的管事吗?地位这么低”顾千乘对着酒娘说道:“是姐姐没有见识,朝云宗里,比他身份高的人千千万万。”

“姑娘是修炼者?”酒娘看着小姑娘。

“是。”顾千乘完没有要隐藏的意味。

酒娘在北桑城住了这么多年,对于修炼者早就习以为常,她摇摇头:“也不只是地位的,公子于我们而言,与其他人都不一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长得虽然过得去,但是也不是那么好看。”顾千乘皱眉:“身上还有一股子腥味,不知沾了什么脏东西。”

“人不是那么容易脏的,即便沾染了些许污渍,洗干净就是了。”酒娘轻轻一笑。

顾千乘没明白。

酒娘抿嘴。

脏了就洗干净,世上没有水洗不净的东西。

这句话是徐长安曾经与自卑到不能见人的她说的。

是徐长安给了她勇气,让她在赎身后没选择给富商做妾,而是抛头露面开了酒肆。

“姑娘要提月酒是吧。”酒娘已经知道小姑娘是修仙者了,自然不会再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孩子看待。

“嗯。”顾千乘看着酒娘,摇了摇腰上的铃铛:“我叫顾千乘,姐姐若是闲着,便陪我吃酒吧。”

“可。”酒娘去取了酒,然后就开始听顾千乘对着她诉苦,很是无奈。

这个仙门的小姑娘说她新买的坐骑被人杀了,去找自己小姨帮着出气,结果对方不仅不理会她,反而把她撵了出来,所以才来买口酒喝。

虽然是仙门,却也是小孩子心性。

难怪一开始这么大的火气,合着是被人欺负了。

不知是谁那么狠心。

作为扰乱顾千乘好心情的罪魁祸首,徐长安高高兴兴的回到家,却看到了意外的一幕。

竹椅落在院子正中央,他家里的那位云姑娘躺在椅子上,一本书册就这么摊开然后盖着脸,充满曲线的身材贴合在竹椅上。

“”

他不在家的时候,云浅就这么看着他写的书,一个人躺在院子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