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长安走到桥头,看着眼前的景色。

疏离的薄烟笼罩在的上空,河岸白墙黑瓦的精致楼房,多是三层小楼,婷婷窈窕立在河畔。

这般好的景色,却偏偏是烟花之地,用他前世的话来说,这里是失足少女。

上辈子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如今却就住在花月楼旁边,只能说造化弄人。

此时,一艘乌篷船停在了徐长安的面前,清秀的少女手持船棹,笑着说道:“徐公子,又来找祝姐姐?妾送送你吧。”

“麻烦了。”徐长安点点头,上了船。

也是轻车熟路了。

入北桑城的烟花地是要坐船的,道路难走,不过景色怡人,姑娘又好看所以也算是个特色。

小船沿着狭长的河道缓缓前行。

船夫少女手持长棹,瞧着徐长安站在船头的背影,犹豫了一下。

徐长安在她们这些青楼的姑娘中颇有名气。

毕竟,像他这般的仙门子弟都是高傲难见的,而不对她们这样的勾栏女子抱有异样眼光的仙门弟就更罕见了。

可惜,徐公子不过十六七的年纪,便已经有了妻子,看年龄,徐公子的妻子说不得大他十岁有余。

听祝姐姐说,徐公子还未入得仙门的时候,就已经和他的妻子相依为命许多年了。

从小一起长大,不知该说是童养夫还是上门女婿好一些?

船夫少女注视着徐长安的背影,只觉得公子年少,身上还充满着少年人的气息,可是面上却瞧不见一丝一毫的稚气。

这一对老妻少夫的组合,不知道让楼里多少姐妹艳羡。

“”

不久后,徐长安入了烟花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高楼。

“公子,到了。”船夫少女将船靠岸后轻声道。

徐长安拱手后,下船顺着竹林小道,走入花月楼。

“”船夫少女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许久后轻轻叹息。

即便徐公子真的要纳妾,轮也轮不到自己这等人吧。

“”

花月楼名字上充满了风尘气息,可事实上,它代表着北桑城最核心的位置,是姑娘们轮番演出的地儿,无论是地势风水还是建筑规格都到了一个顶峰。

“徐公子。”门前的侍女见到徐长安,眼睛一亮后走过来,娇笑着就要来抓徐长安的手臂,不过被他轻轻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侍女也不在意,只是说道:“穿着执事袍就来花月楼,以往可不见公子这般心急可是想我们了?”

徐长安眼角微微一抽,他这身衣裳是为了掩去方才青眼虎血腥气所用,自然没有必要与姑娘家解释。

“我赶时间。”徐长安言简意赅。

“祝姐姐在里面等着你呢。”侍女先是敲了敲门,然后小声和徐长安说道:“你可得小心点,她不是什么好人。”

“我找她有是有正事的。”徐长安解释说道。

“得了吧你们这些男人,哪个来逛青楼的不是有正事?”侍女噗嗤一笑,随后将徐长安带至屋前。

当徐长安推开门走进去,便嗅到一股淡淡的麝香气息。

一个女人映入了徐长安的眼帘,只见她风姿绰约,分花约柳,是一个很成熟的女人,看外表年龄不过三十,穿着一身金丝镶边长裙,贵气十足的衣裳在她的身上却传出了一股子媚态,这股风韵在花月楼是最常见的,毕竟是烟花之地。

样貌说不上有多么好,引人注意的是,女人有着一双漂亮至极的双手,修长白皙,让人无法忽视。

“小长安,你总算是来了,让姐姐一阵好等。”女人眼睛微微发亮,扭着腰朝着徐长安走过来。

“祝前辈。”徐长安打了个招呼后,移开视线,不再直视面前的女人。

虽然已经见过许多次了,不过他还是觉得这个女人身上的风尘气息比花月楼里所有的姑娘都要厚重。

徐长安有无数次想要吐槽内门管事为什么要隐居在青楼里,而且周围的姑娘们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只当她是真的鸨母。

这真的很奇怪,但是徐长安一次也没有问出口过。

“唤谁前辈呢,叫我姐姐。”祝平娘啐了一声,随后说道:“怎么了,大白天的就把妻子丢家里来找我了,嗯?你去除妖了?一股子虎骚气,真难闻。”

眼看着祝平娘凑到了他的身前,麝香气息扑鼻,徐长安下意识后退一步,旋即咳了一声,解释道:“是。”

祝平娘低下头扫视了一下徐长安身上的执事服,旋即给了他一个白眼,嗔道:“我记得你昨天才回来探亲的吧,怎么今天就要走,你们这些男人真是个顶个的没良心。”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徐长安叹息。

这般对话,听起来真的是很奇怪。

不过,眼前这个充满风尘气息的女子确实是内门的管事,地位还不低,所以徐长安并没有因为对方看似亲近的行为有任何的僭越,从始至终,他都保持着对祝平娘的尊敬。

看着眼前十七岁少年那干净的眼神,祝平娘轻轻一笑,回身坐在屏风侧的竹椅上,轻轻扬起裙摆盖住腿,盯着徐长安:“行了小子,说吧,又惹了什么麻烦。”

“前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