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求死得死

晋阳城郊外,此时红绿两位大师站在一处山凹之处,背对着晋阳城,而在他们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降龙真人。

只是降龙真人手中一直持着降龙木拦住了他们两人的去路。

“降龙真人,你为何要拦住我们兄弟的去路,我们只是想去那边山上看看,难道这都不可以吗?”

“非是不可以,只是不想你们坏了尊主的好事。

而且你们应该只是两个医馆的下人,为何会对晋阳赵府之事感兴趣呢?”

降龙真人身处低处,而他的身后却是晋阳城西的三山,红绿两人想通过的地方,就是朝向三山。

“我们原来是中行氏门客,可中行氏此时在晋国已不再存在,此时晋阳城大战,我们无事可做,就只能去学些医术,想来以后遇上伤痛也能自行解决。

而扁鹊神医是列国之中名扬四海的神医,此等机会我们兄弟自然不会放弃。

所以你说我们是医馆下人也好,是其它的也罢,可我们兄弟都是修道之人。

若说有人施法从晋阳城光天化日之下劫持百姓,我们自然要管,这难道又违背了什么规矩不成吗?”

绿袍大师当仁不让,话也说得无懈可击,并且这似乎也不干降龙真人什么事。

“吕先生带走琴归姑娘还有伏羲琴,这非是你们可以管的。

一来伏羲琴本来就是吕先生的琴,二来吕先生与琴归姑娘本就是要好的朋友,他们双宿于何处,这似乎并不有违你们所修之道义。

只是吕先生在你们面前是施展了一些法术而已,难道说这都不可以,还要两位允许吗?

更何况就算我让两位跟去,也无异于送死,昨夜吕子善又吸了阴阳两位真人的修为真气,此时的他就算是本真人对上也没有半分赢的把握。

本真人这所以此时拦住你们,其实只是不想让你们去送死而已,毕竟你们是风伯的徒弟,而风伯当年是蚩尤尊上的属下,于情于理,本真人才会来此拦住你们。

你们兄弟俩人人可别不识好人心呀。”

降龙真人说得像是真的一样,这让红绿两人一时之间到有些犯难了。

“你说得或许不错,琴归姑娘之事,我们还不敢管,可我们是修道之人,若见有人作奸犯科而不闻不问,这也有违道义。

琴归姑娘本在晋阳城,若吕子善有意请琴归姑娘去何处,似乎也是跟主人家说一声,更何况真相如何也得问琴归姑娘才知,此时你怎么知道琴归姑娘是自愿而非受胁迫呢?

其次伏羲琴是当年伏羲所留,由此可见此琴怕非是如此简单,前两夜你曾抚过此琴,自然是知晓此琴的秘密所在。

如此看来此琴当关乎中原结界之事,我们自然不会不管。

若说吕子善本事如何,我们不必在意,人生而有死,又何惧之有,你还是让开吧,此事无论你是好心也好,恶意也罢,我们兄弟两人之事与你都没有关系。”

红袍真人此时把话说明无论何时今日都要过去。

他知道吕子善抢走琴归与伏羲琴自然不会真的安好心,而此时降龙真人与吕子善联手已是不言而喻。

此事必定会不利于鬼谷王禅,那么既然现在鬼谷王禅不在,而白灵又去了汾阳酒楼,他们兄弟知道此事,当然不得不管了。

“此琴是与中原结界有关,可你们是风伯的徒弟,风伯是当年蚩尤大帝的徒弟,你们难道说想背叛蚩尤大帝吗?

还是你们兄弟早就有意投靠鬼谷王禅,与大帝作对?”

“当年之事已过,我师傅已不再是谁的属下,此时蚩尤大帝之事自当与我师傅无关。

而我们兄弟更谈不上投靠谁,我们兄弟有我们兄弟的规矩,何来背叛之说。

你也不必用这种无中生有之罪名来约束我们兄弟俩,我们可不吃这一套,若是要打,那就来吧。”

兄弟俩人也不废话,直接就摆好架式,他们都知道今天的事,不打肯定是过不去的。

“好,看起来你们也爽快,既然不能为大帝所用,那就是大帝的敌人,今日就让本真人成你们,你们死后可别怪我以大欺小。”

降龙真人说完提起降龙木对着两人就是一棍打来。

这一棍看似普普通通可劲气却十分沉重,若是被击中,怕是瞬间就会被砸成肉饼了。

红绿两人向后一跃,同时整个场地之上已然烽火连天,一团火焰直冲降龙真人面门。

而降龙真人则一个闪身,人已落在两人身后再次哄出一拳。

降龙真人的闪移速度极快,红绿两人来不及防守,也未曾想堂堂成名之人,竟然背后偷袭。

两人被巨大的拳劲直接震飞数十丈。

两招之后两人喷出一口鲜血,但两人并不敢停息,绿袍大师的风旋此时已完开始把三人笼罩起来,而且一开始就急速旋转着。

风刀遍布整个风旋之中,把整个场地之内斩得沙石横飞。

他要用他的风旋的速度来制住降龙真人的闪移,让他无法脱离此风旋之中,同时也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想法。

若是降龙真人破不了风旋,那么要死当然是大家一起耗死在此风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