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虎踞四族

王禅依然起得很早,太阳升起就已经做完禅定,又练了一个时辰的剑术了。

剑术其实就是刺那块幕布之上的红心,有了昨日的经验,今天刺来准确率也提高不少,而且也有了新的体会。

那就是心中需有那个人休的经脉形像,这样再刺过去,就只是凭手的感觉,还有意念的指挥了。眼睛的视觉反而成了其它。

今日所练动作依然十分缓慢慢,他需要感受这种刺击,让身手适应于剑法的基本。

现在他十分兴奋的奔向堂屋,他知道她的母亲必然已经在等他了。

堂屋里王彩霞端坐中间,赵伯则坐在一边,就等王禅了。

“母亲,早安。”

王禅还是行着大礼,却偷偷看着王彩霞。

“起来吧,楚国灵童,我如何敢让你行如此大礼。”

王禅一听,知道母亲定然是为自己私自接手翠花楼七人命案而生气。

所以王禅却并未起身,依然跪在地上,耍起娃娃的脾气来了。

“禅儿,你为何还不起身?”

王彩霞看着跪在地上的王禅,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气。

一个做娘的,如何能熬得住做儿子的耍赖呢?

“母亲,您一定是怪我未经你允许就私自接了翠花楼一案,而且也未经你同意就把翠花婶婶带回赵府,孩儿这就给母亲赔罪。”

王彩霞一笑,知道王禅又有鬼点子,她是不忍见儿子就这样跪着。

“算了,你都知道了,为娘的又怎会怪罪于你,还是起来回话吧,可别让人说我做娘的欺负于你。你可是天赐之子,又苍天时时照拂,都在看着呢。”

王彩霞是想让王禅快些起身,若是不起,王禅如此跪着反到变成他在为难王禅的。

赵伯一听,也是站起身来,亲自扶起王禅,让王禅少了些顾忌。

王禅这才站起身来,脸上带着笑道:“母亲,你可别老说我是天赐之子,我可是你生的,你得照管着我,这苍天要照管的人可多了,而你就只有我一个儿子。”

王禅现在到是恢复一些孩童本色。毕竟在母亲面前,永远都是孩子,也只有在母亲面前,才有机会耍些小脾气还不会有失体面。

“快坐吧,赵伯已为你泡了一杯药茶,这一天你也够忙累的,娘也帮不上你的忙,你还要自己照顾自己,至于接不接翠花楼之案,只要你有心,并无恶意,娘并不责你。至于翠花,想来你也深思熟虑,娘也不会干涉,只是有一点要提醒于你,虎踞镇四族在此百年有余,你勿要轻易打破此般平衡,若不然一家做大,其它三家也难与为继,只有相至牵制,保持平衡才是相处之道。你不必为娘操心,若有一日你欲离家而去,娘自然也会照顾自己。”

王彩霞显然已通过赵伯了解了王禅所做的一切,心里还是十分感动。

可她也知道虎踞镇四族之间,一直是十分微妙的存在,相互牵制,又相互依存,四家都实力相当,赵家虽然落败,但却有楚相支持,所以综合而言,也算平衡。

王禅坐下去先把药汤喝了,只觉十分苦涩。

看了看赵伯,眼中有些乞怜。

“小公子,这是苦连汤,能够解渴避暑,还能疏通经脉之塞,达到活血生津的效果,只是苦连味苦,稍忍一下,就会回甜。”

王禅听完,也顾不了苦,埋头把汤都喝完,再闭上嘴。

刚才嘴里是一遍苦味,现在嘴里慢慢变得苦甜苦甜的,正是刚才赵伯说的味道。

王禅心中有奇,也忘了来的目的,看着赵伯问道:“赵伯,这苦连之茶为何先苦而后甜,这是何道理?”

“小公子,人的身体就是如此,若不用苦味,就引不出甜味,这些其实本是你体内之物,而苦连只是药引,把你体内的津液引出,同时也注入苦涩,甜与苦难道不正是相对应的吗?”

赵伯总是话只说一半,剩下的就留给王禅自己来悟。

王禅一听,自然懂得,这就是相生相克之理。

人休也是如此,汗盐苦之味,夏日流汗多,所以要补充同样的苦涩之味,与体内的甘甜之津相互平衡,这样自然能吸入体内,起到调节疏通经脉的作为,也保证不会在天热而中暑。

“禅儿,听赵伯说,你有事询我,为何现在又不问了。”

“是,孩儿想问母亲关于其它三族的历史,母亲可否为孩儿解疑。”

王禅看着王彩霞试探着先问其它三族历史,也是借此引申之意。

王彩霞看着王禅知道他想问什么,却还是要他主动提及。

“禅儿,我们四族来此虎踞镇也有百年,说起来年代久远,只能有一个大概的记忆,说起来却也一时说不清楚,你若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娘与赵伯知道定然会告知于你。”

王彩霞说完,王禅一听,脸带微笑道:“娘,我只想知道三族原藉何处,其它的并不涉及。”

王彩霞看了看王禅道:“赵府来自晋国,这个你该已经知道,我王氏一族在商朝之时,原本就是皇族,故而赐姓王,就来自洛邑,这个你也该知。至于张氏一族却是来自洞庭湖畔,一直都是楚国之地。刘氏一族却是来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