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北方的冬天今年似乎来的格外的早,才进了初冬,屋外的寒气就冷的人脚底发寒站不住,永定伯府的碳是早就燃起来了的,就这样,还有人嫌弃碳不够好。

蘅芷院里,咏荷倒竖了柳眉站在廊下骂一个小丫头:“瞎了你的狗眼!什么碳你们都敢往这儿送,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若是熏着了三小姐,引得她咳疾犯了,你们死是不死?!”

檐下挂着一只肥胖圆滚的鹦鹉,此刻正抖着羽毛飞起来,冷不丁也从嘴里冒出一句:“死不死!死不死!”

小丫头吓得瑟瑟发抖,低垂着头讷讷的辩解:“去年的存碳不知怎的就潮了,新一批还没运回来,剩下的那些橄榄碳和梅花碳说是要给大少爷用......”

大少爷?

咏荷嗤笑了一声,还没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她背后的鹦鹉就又欢天喜地的大叫起来:“三小姐来了!三小姐来了!”

咏荷立即便噤了声,转头一看,果然见苏杏璇被咏歌扶着进了院子大门,就急忙对着那个小丫头摆摆手,示意她快些走。

苏杏璇看也没看那个小丫头一眼,走到台阶上逗了一会儿那只胖鹦鹉,才道:“这么冷的天儿,别把它放在外头,冻着了不是玩的。”

咏荷乖觉的应了一声是,立即就掀开了帘子服侍着她进了屋。

一进屋里,就跟外头好像是两个世界了,暖气扑面而来,咏歌上前服侍着苏杏璇脱了外头的大氅,她才漫不经心的问起咏荷:“干什么急赤白脸的训斥人?又出了什么事了?”

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看,咏荷越发的小心翼翼,低垂了头轻声说:“底下的人办事没个分寸,竟然送了粗碳过来,您哪儿能用这个?因此我就有些急了,骂了办事的小丫头几句。”

咏歌正拿了家常的大衣裳过来,闻言也附和道:“论理儿也的确该骂几句,底下这些人就是眼皮子浅,不厉害些,还只当我们姑娘好欺负!”

苏杏璇抿了抿唇,从心里溢出一声冷笑,幽幽的叹了口气。

帘子忽然哗啦一响,紧跟着一个穿着一身玄色用银线绣了祥云纹直裰的青年就闪身进来,笑道:“怎么的这是?好端端的,怎么还叹上气了?”

苏杏璇立即放下手里的梳子站起来,看见来人,就嘟着嘴又重新坐下,苦笑道:“没什么,三哥怎么来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她眼眶红红,哪里像是没什么的样子?

苏桉来来回回去看她的眼睛,见她直躲开,就忍不住沉了脸,冷声问道:“是不是祖母又为难你了?”

苏老太太自从死了大儿子之后就脾气变得古怪,十分难以相处,对于府中众人的态度都是平平,唯有对瘸了腿的大少爷等人稍微还有点好脸色。

正经的孙子孙女儿都得不到她的多少喜欢,更别提是苏杏璇了。

苏桉见她沉默不语,就皱了皱眉头很不耐烦的道:“她也是糊涂了,你以后少去就是,反正她也喜欢清静。”

这话说得就有些大逆不道了,苏杏璇又气又急的去捂苏桉的嘴:“三哥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被别人听见了告诉了老太太,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她忍不住哭起来:“原本我就是这么个身份,是鸠占鹊巢......”

鸠占鹊巢......

这四个字一出来,当即就让苏桉一张脸冷若冰霜,他恼怒的问:“是哪个贫嘴贱舌的又来你跟前胡说了!?谁敢这样说你,你说,我给你作主!”

苏杏璇不说话,扑在桌上哭的肩膀一颤一颤。

咏歌就急忙拦住了还要上前问询的苏桉,叹了口气拉了他出门到了廊下:“三少爷还是少问几句吧,我们姑娘这人是什么性子您难道还不知道?她就是个最怕事的,这身世的事自从闹出来,她就更是如履薄冰,您看看,就算我们房里如今只能烧粗碳了,熏得她直掉眼泪,她也不让我们去跟太太说,生怕惹事,她哪里还敢让您去为她出头呢?横竖我们姑娘如今是处处都要看人脸色的......”

她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拿了帕子擦了擦眼角:“只是,现在正经的姑娘还没回来呢,只是要上路了,这府里的人就这样恨不得上来踩几脚,往后我们姑娘这日子,可怎么过呢?”

苏桉怒不可遏:“真是笑话!我们伯府正正经经养了十几年的贵女,还不如一个商户家沾满了铜臭味的不知道哪儿来的阿猫阿狗了?!我看谁敢给她委屈受!什么亲不亲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苏桉就认这一个妹妹!”

他说着,掀开帘子不顾咏歌的阻挠进了屋,对着苏杏璇道:“如意,你别为了这些糊涂人生气!别说她能不能回来,就算是回来了,我也绝不会让她越过你去!你看着吧!”

他说完就气冲冲的摔了帘子出去,首先就踹了那个去拿碳的小丫头一脚,满脸厌恶的道:“去告诉高家的,这管事媳妇儿她要是不会干,往后就别干了!再狗眼看人低,爷就挖了她的眼睛!”

院子里的动静一阵高过一阵,咏歌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面带微笑脚步轻快的转过了屏风进去,轻声喊了一声姑娘,见苏杏璇已经开了妆匣,就笑着道:“到底还是咱们三少爷疼您,您瞧瞧,三少爷这么一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