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昭王交待的这个活,委实是个肥差。

皇宫历来是最奢华的地方,尤其先帝与伪帝都好享受,收拢了不知多少奇珍异宝。

昭王就这样放手给她,连个监督的人都没有,徐吟要是个贪的,这一下足以吃撑了。

这让徐吟意识到,自己的某些印象可能是错的。

她一直以为,前世燕凌战功赫赫,却被燕承压得逃亡边陲,是昭王偏向长子的缘故。可现在看来,昭王对次子也是全心信赖——放心她,不就是放心燕凌么——所以,前世燕凌可能并没有输?毕竟她那时自顾不暇,所得的信息也是道听途说。

这个问题已经没法追寻答案了,徐吟也就不再探究,专注手头的事。

傍晚,文毅从宫里回来,禀报今日的事务:“三小姐,我们找到了伪帝的秘库。”

徐吟接过他递来的册子,一边翻一边感叹:“伪帝可真是奢侈无度,这些东西若是用于民生,至少京畿地界不至于民不聊生。”

文毅点头称是,又呈上来一个木匣子:“您看这个,也是从伪帝秘库里搜出来的。”

小满接过来,放到徐吟面前打开。

匣子里装的是一个个瓷瓶,以颜色区分放在不同的格子里。

徐吟拿起个白瓶子正要打开,被文毅制止了。

“三小姐小心!这里头装的是蛊毒。”

徐吟怔了一下。

文毅道:“属下叫黄大夫看过了,就是大人中过的那种蛊毒。白的装着毒,青的装着解药。伪帝以此物控制心腹,听话才给解药——当初谋害大人的,果然是他。”

徐吟默然片刻,问:“还有谁知道?”

文毅摇头:“除了黄大夫,没有别人了。”

徐吟点点头,叫小满移来炭盆,拔掉白瓶的瓶塞,扔进去烧了。

“这不是好东西,就不用造册了。”她说。

文毅恭声应下,便告退了。

徐吟看着这匣子的解药唏嘘不已。前世她被蛊毒折磨得生不如死,却不知道解药其实就在身边。每回幽帝看着她发作,是不是在心里发笑?让他死得这么干脆,真是便宜他了!

入夜,燕凌来了。

自打入京,两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想见个面都不容易。

徐吟看他身上甲衣都没卸,便问:“用过饭没?没有的话顺便在这吃?”

燕凌应了。昭王住在博文馆,他回府也是一个人。

燕吉送来换洗的衣物,燕凌洗漱过后,与她一同用了饭,总算两人能独处一会儿。

“方才去见父亲,听说你把宗室的事都料理完了?父亲一直夸你,说你做事细心,考虑得又周到,呈上去的条陈他都不用动,直接下发就行。”

燕凌说的眉飞色舞,仿佛夸的是自己。

徐吟笑:“你确定王爷不是看在你的面上?”

“当然不是了。”燕凌连忙否认,“不信你等着瞧,晚些时候父亲肯定还有差事分给你。”

能够得到昭王的认可,徐吟自然高兴。只是管的事情越来越多,她心底总有隐忧。燕承快进京了,他真的不在意吗?

罢了,这事急也没用,昭王妃还好好活着,说不定前世兄弟反目的事不会发生呢?

于是她换了话题:“你那边怎么样?禁军收编完了吗?”

说到这个,燕凌跟她吐苦水:“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管的,这些禁军都是面上光,十八卫看下来也就龙镶卫和金吾卫像话一点,其他的能挑出一半就不错了。等收编完,得加紧训练,别看京城被我们拿下了,离真正的平定天下还远着呢!”

徐吟点头赞同:“一同进京的义军里,只有几支是真心投靠的。河兴军基本可信,赵氏目前只能信一半,梁兴恐怕还要生事。”

“是啊!等大哥进京,我估摸着又要出征了。”说完,燕凌拿眼看她。

徐吟犹豫了下,问:“我跟你一起去?”

见她没领会自己的意思,燕凌又好气又好笑,干脆挑明:“岳父大人是不是快进京了?我们的婚事也该办了吧?”

啊,原来他说这个……

徐吟想了想,婚事定下也有一年了,接下来的战事不知道要打几年,目前这几个月,确实是难得的空闲日子——虽然也不怎么闲。

“等父亲到了,你去问问。”

这就是允诺的意思,燕凌一下子笑开来,很想去抱抱她,又不太敢,最终只伸过去握住她的手。

说到婚事,他已经畅想了许久:“我们成亲肯定在原来的国公府,不过我跟父亲要了逸王的府邸,等闲下来了,就叫人修缮修缮,到时候搬过去。过几天我把图纸送来,你瞧瞧喜欢哪个样式。”

说着他又抱怨:“其实隔壁的端王府更好,不过那是伪帝住过的,太不吉利了。”

徐吟失笑。逸王自尽,一家子风流云散,也没吉利到哪里去啊!

两人正说着话,齐小姐过来送文书。

“三小姐,这是各宫物件的名册,已经录完了,请您过目。”

这些日子她忙,连带的手下人也没个闲。徐吟收下来,温言道:“时候不早,你也歇息去吧。要是累病了,我可忙不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