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亮的篝火燃起,谷中血腥味浓重刺鼻。

小桑端着刚煮好的米汤过来:“小姐,喝点暖暖胃吧!”

徐吟没什么食欲,但还是接了。

看到一旁的余曼青,她停顿了一下,说:“也给她一碗吧。”

自从伪帝死去,余曼青便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此刻她披头散发,身上脸上混着尘土和血渍,极是狼狈。

小桑应了声,很快又端了碗米汤过来,将她的缚绳解了。

手里捧着热汤,余曼青涣散的眼神终于聚拢。她盯着徐吟看了一会儿,哑声道:“施恩于我,想必让你很愉悦吧?”

正在喝汤的徐吟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需要吗?”

余曼青眼神一颤,沉默下来。徐三小姐如今手握雄兵,将来贵不可言。而自己家族零落,不过是个待罪嫔妃,哪还有可比性?

她惨淡一笑,捧起手中米汤慢慢喝了一口。暖流滋润了她干涸的喉咙,才又体会到活着的滋味。

于是她就这样一口接一口,喝得越来越快,喝到泪流满面。

最后一口喝尽,余曼青抬起头,像是下了决心:“我有话与你说。”

徐吟看向她。

余曼青道:“你应该知道,陛下早就对南源动了心思吧?那你可知道,他动南源为的是东江?你姐姐现在是东江世子妃,你就不怕她在东江遭遇不测吗?”

徐吟神情沉下:“你知道什么?”

余曼青看了眼左右,意思明显。

徐吟略一沉吟,向她走过去。

余曼青热切地看着,可惜还离三步远她就停住了。

“说吧。如果你的消息有价值,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包括放了我?”

徐吟点头。

余曼青心情复杂:“在你心里,你姐姐可真重要。”

徐吟没说话,没有意义的话何必要说。

余曼青领会到了她的意思,略一停顿,低声道:“蒋奕早与陛下有首尾,他去江北是陛下帮他谋划的。不过,自从陛下登位,蒋奕就生了异心。他迟迟没有到京城拜见,其实是在谋划一件事……”

她目光抬起,见徐吟听得认真,身子微微向自己倾过来。她忽然松开手,瓷碗落在石块上,发出尖锐的声音,碎成数片。余曼青飞快地抓了一块碎瓷在手,向徐吟扑过去。

她眼中露出狠厉的光芒,紧紧握着那块碎瓷,哪怕它立时割破了自己的手心,却恍若未觉。

“三小姐!”远处的卫均大喊一声。

可是他离得太远了。

余曼青盯着徐吟,她眼里只有那一截洁白脆弱的脖颈,只要她划上去,重重地划上去,那父亲的仇就报了!

过去一点,再过去一点……

“啊!”忽然她腰上剧痛,整个人飞了出去。

女兵们立刻扑上前,将她死死摁住。

余曼青呕出一口血,满心悲凉。

“为什么……”她眼中出现和伪帝死前一样的情绪,不甘的,愤恨的,“只差一点……老天为什么要如此待我……”

燕凌发现这边有变,急忙过来:“阿吟!你没事吧?”

徐吟摇了摇头。她早察觉余曼青心有不甘,做好了防备,只是关系到姐姐,想听听她说什么。

确定她毫发无伤,燕凌转头看着余曼青,讥讽道:“没想到你对伪帝如此情深,都这个模样了,还想着跟他一起死呢!”

余曼青“呸”了一声,再也不遮掩眼中的恨:“谁对他情深了!要不是为了报父仇,你以为我耐烦与他周旋?可惜他是个废物,费尽周折都没伤到你们一根汗毛!”

父亲死后,余家势力不存,等她明白过来,已经不可能报仇了。为此,她费尽心思入宫,忍受种种羞辱,终于得到伪帝信任。

倘若今次计划顺利,这两个人死后,她会亲手了结伪帝——父亲虽不是他杀,可要不是受他牵连,余家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想到这里,她心中恨极。只差一点,只差一点……

为什么老天连这一点都不肯帮忙?

“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们了?为何要害我至此!”余曼青想到旧日,只觉得满腔愤恨无处排解,“我好生过着自己的日子,是你们先招我的。你们杀我父亲,害我全家。我今日落到如此境地,全都是因为你们!”

徐吟懒得与她争辩,燕凌冷笑回道:“你不必把自己说的这么无辜,你们余家图谋什么,当别人不知道吗?若非我们先下手为强,燕氏已经叫你父亲逼得无路可退。事到如今,不过各凭手段,输了认命!”

“认命……”余曼青哈哈大笑,又泪流满面,“事已至此,我还能不认命吗?但我就算死了,也要化为厉鬼,日日诅咒你们!终有一日,你们父子恩断,兄弟反目,夫妻情绝,不得好死!”

说罢,她狠狠往地上一磕,尖锐的石头瞬间戳破额头,瞪着眼睛就断了气。

按着她的女兵没想到她会这么决绝,急忙请罪:“三小姐,属下无能。”

徐吟摇了摇头。余曼青心存死志,想死怎么都能死。再者,她也没想放过余曼青。

“拖下去吧!”

“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