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薛如话说完,这些黑衣人却没动。

为首的那个皱了皱眉,道:“薛姑娘,自从到了南源,我们的计划一直很顺利,方翼虽然死了,但我们还可以慢慢找机会,不必这么急着走吧?”

薛如冷冷道:“不走,留着干什么?徐焕中的毒已经解了,刺史府戒备森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现在再留下来,我们已经占不到便宜,还可能暴露行踪,那样只会给主子找麻烦。”

“暴露的是你吧?”黑衣首领毫不客气地说,“你行事不密,叫郡王妃抓到了通奸的证据,这才暴露了自己,与我们何干?”

听得“通奸”二字,薛如愠怒:“你这是撇清自己吗?别忘了这个计划,是我们一起制订出来的。”

黑衣首领也不发怒,只语气冰冷:“计划确实是一起做的,但我并没有让你勾搭方翼和南安郡王。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不甘寂寞,四处留情,才被人抓住尾巴,凭什么叫兄弟们一起吃挂落?”

“你……”薛如胸脯起伏,气极反笑,“好啊,那你留下来再找机会,我回去向主子请罪。都是我的错,才会导致行动失败,我自去领罚。”

黑衣首领目光更沉。凭主子的性子,薛如都回去请罪了,他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出来执行同一件任务,就是要赏罚同担的。

只不过,先前计划顺利的时候,薛如独断专行,将他们当成手下一般呼来喝去,如今失败了又想把自己的过错推到他们身上,他们气不过罢了。

“你不用威胁我,此次任务的前因后果,我会一一向主子禀明,该负的责任自然会负。但你也别想拉我们下水,今晚被抓是你的私事,与我们无关,别说得好像任务失败才牵连你一样。”

黑衣首领寸步不让,薛如气恼之余,却又无可奈何。

她是任务的首要负责人不假,可带出来的死士,都是对方的手下。如果真的翻脸,她就等于被削了臂膀,能不能安回京都不好说。

这个念头在心里滚了滚,薛如压下脾气,极力心平气和,说道:“行,是我行事不密,才有今晚之祸,这事我会向主子说明。倘若刺史府顺着这条线索查过来,恐怕会牵连你们,再留在南源已经没有意义,请你们与我一同撤退。”

见她服软,黑衣首领看了眼部下,终于点了头:“好。南安郡王那边,可收拾了?”

薛如道:“我并未向他泄露主子的身份,他所知不过皮毛。”

“也就是说,哪怕他落到徐焕手里,也不会暴露主子的身份?”

“是的。”

黑衣首领再无异议,转身下令:“狼部听令,放弃计划,回程!”

“是。”众多黑衣人齐声应和,随后各自回藏身处,牵马的牵马,拿行李的拿行李。

事情做到一半,其中一个忽然停下来,转身示警:“不好!有马蹄声!”

黑衣首领面色一变,立即伏到地上细听,果然地面震动,轰隆轰隆的马蹄声传来,听起来为数不少。

他狠狠瞪了薛如一眼,大声喝道:“大家注意,我们可能中计了,准备战斗!”

薛如闻言,脸色大变,急急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中计了?”

“你还好意思问!”黑衣首领不客气地斥道,“这分明是徐家设的陷阱,你却毫无所觉,以为只是小孩子胡闹,把我们都叫出来。这下好了,我们的行踪彻底暴露了!”

薛如气急败坏,叫道:“这不可能!那徐三小姐任性妄为,才会抓了我要剃度,怎么可能……”

“事实摆在眼前,还争什么可能不可能?”黑衣首领打断她的话,“别废话了,马上走,不然你我都要倒霉!”

薛如侧耳去听,夜色中马蹄声越来越近,无一不说明他的推断是对的。

她不甘心地咬了咬牙,最后只能扯过缰绳,恨恨地上了马。

可惜他们根本没跑几步,前头就被包抄了。

密密麻麻的骑兵围过来,与方翼事败那天何其相似。

这一招弄死了方翼,他们还没有警觉,现在也中了同样的计。

黑衣首领越想越恨,要是薛如不去勾搭南安郡王,就不会被刺史府将计就计给抓了。她被抓了能安分点,不想着推卸责任,他们也不会被召集到一起,以至于尽数暴露。

说到底,都怪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无时无刻不想勾搭男人以证明自己的魅力,才会连累他们一起落入陷阱。

可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为今之计,逃命才是最要紧的事。

“狼部听令,列阵!”

黑衣人纷纷取出刀枪弓箭,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黑衣首领大声喝道:“敌部众多,等会儿打起来,大家不用管别人,能逃出一个是一个,逃出去了就不要回头,到京城向主子复命!”

“是!”

月光下,敌人越来越近,黑衣首领下令:“放!”

箭支齐射而出,然而对面早有准备,都被盾牌挡了下来。

他们终于被包围了。

薛如骑在马上,看着眼前黑黝黝的骑兵,握着缰绳的手恨得直抖。

亏她自视甚高,这回竟栽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到现在她都不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