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薛如僵住了。

她心里生出困惑。这个徐三小姐怎么回事?刚才就当她与郡王妃相熟,特意帮郡王妃出气吧,现下郡王妃都走了,她怎么还不依不饶的?

这原本不干她的事啊!

偏偏她身边的小丫鬟还煽风点火:“小姐,她就是耍着您玩!刚才哭哭啼啼,装得很可怜的样子,现在王妃一走,立马没事人一样。”

徐吟一拍桌案:“好啊!刚才王妃骂你,我还很同情,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当我好欺负吗?来人!”

刚才已经下楼的徐家护卫,因为南安郡王的到来而暂时停在一旁,这会儿齐应一声,就要上前。

徐吟伸手一指:“给我拿下!”

薛如真的惊了。这个徐三小姐,未免太霸道了吧?居然说拿就拿?偏偏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能反抗,不然就要泄露秘密……

“三小姐,三小姐!”她只能装可怜,“贱妾不是耍您玩,只是还有许多俗事要料理,稍等几日……”

“不用料理了。”徐吟蛮横地说,“今天你要不出家,就是骗本小姐!”

薛如有苦说不出,郡王妃横冲直撞,还有南安郡王在,这徐三小姐比郡王妃还胡来,连个压制的人都没有。

——她爹还躺在床上,整个南源就没有能治她的人!

她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四周的客人。

然而这些客人,接触到她的眼神,纷纷避开了。

开玩笑,徐三小姐那是能惹的吗?也就这一个多月,徐大人生了病,她才安分点。以前都是横着走,想干什么干什么,活脱脱一个小霸王。

再说了,这薛姑娘确实有些不地道。她攀上郡王倒也罢了,毕竟避难到了南源,抱条粗大腿日子才好过,可对着郡王妃推三阻四,嘴里没一句实话,委实有些……

说穿了,不就是既想要好处,又不想屈居人下吗?进了王府,就得看王妃的脸色,哪像在外头,人人捧着,郡王也把她当宝。

眼见连个仗义执言的人都没有,薛如这下是真失望了。

她退后一步,避开这些护卫,说道:“既然三小姐这么说,那贱妾这就去庵堂。请容贱妾回屋收拾一下,这就随了三小姐去。”

“这还差不多。”徐吟坐回去,瞟了眼身边的仆妇,“你们听到了?去帮薛姑娘收拾。”

乖乖,去收拾东西还监视,这是要当场看着人家剃度啊!这位徐三小姐可真是……

逼到这份上,也有滥好人心中不忍,想要劝上一句:“徐三小姐,出家这种事,得看机缘,不用赶在一时吧?”

徐三小姐哪会给别人面子?当即眼皮一翻,说道:“什么机缘不机缘,这么说要是没机缘,就不用出家了?她随口一句话,叫郡王和王妃吵了一架,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那人无言以对,闭嘴不说话了。

得,这位真惹不起。

不多时,换了一身素衣的薛如,在两个仆妇的看管下出来了。

她脸色苍白,嘴唇不见血色,眼睛红红的,浑身上下不见半点佩饰,只抱着个小包裹,当真娇弱可怜。

这繁华褪尽的样子,和先前清冷出尘的仙子模样判若两人,叫看客们不禁心生同情。

好好一个美人儿,被折腾成这样,也太可怜了。说起来,她不就耍了点心计吗?伎子为了攀附恩客而已,只是并不像传说中那样清高脱俗,也不是大错……

徐吟从二楼下来,领着小满大摇大摆走到门口,侧头看了看薛如,似笑非笑:“薛姑娘好快的动作,就这么点时间,不但收拾了行李,还顺手化了个妆。不过,下次别用铅粉了,太白,容易被人看出来。”

说罢,她伸手在薛如脸上揩了一把,果然指间有一层细细的粉。

薛如没料到她会当场揭穿,呆怔了一下。

周围客人哄笑一声,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戏谑起来。原来这憔悴的样子是化的啊,不愧教坊司出身,这种小把戏可真多。这么说起来,郡王妃还真是冤,谁知道人家在郡王面前耍了什么手段。

薛如又羞又恼,想她混了这么多年,几时被人这么嘲笑过?这个徐三小姐……

“走了!”徐吟上了车,连个眼神都没再给。

这点手段,东江王府见惯了,更不用说后宫,还敢在她面前用。

“快走!”薛如被催着上了后头的马车,没有别人看见,脸色终于沉了下来。

阴沟里翻船,今天她认栽!

既然正常手段解决不了,就别怪她用别的法子了……

薛如悄悄褪下手上的戒指,探出窗外,松开手。

“叮……”戒指落地的轻微碰撞声,完被车轮滚动的声音掩盖住了。

“你干什么?”看管她的仆妇呵斥。

薛如若无其事地收回手,陪笑道:“贱妾只是想看看外头……”

“看看有没有人来救你?”仆妇讥讽,“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整个南源,三小姐说怎样就怎样,你搬出郡王来也不好使!”

“知道了。”薛如憋着气,一句话也不说了。

徐三小姐!好,这梁子结下了!

……

徐吟回了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