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南安郡王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这条帕子,是他随手收起来的,毕竟美人贴身之物,他吃不着还不能留个念想吗?没想到会被郡王妃发现,更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拿出来当证据。

要说他睡个伎子,根本不叫事。人家本来就是教坊司的,伺候权贵是本职。

问题就是,薛如之前才表态,跟他没关系,现下就被揭出有私情,薛姑娘清高脱俗的形象,还怎么立得住?

果不其然,众人看向薛如的眼神,变得暧昧不明起来。

薛如也是心理强大,顶着这样的眼神,还能镇定自若,甚至面露惊讶,飞快地扫了南安郡王一眼。

南安郡王马上领会过来,咬咬牙,说道:“薛姑娘才情过人,本王心慕之,但她无意本王,本王也不想强求。”

听得这话,郡王妃气得脸都青了。

她能忍受郡王惦记别的女子,但不能忍受他当众表达爱意。

郡王心慕一个伎子,还心甘情愿得不到,那她这个郡王妃成什么了?打脸也没有这么打的。

郡王妃本就不是什么心成算的,这会儿火气噌噌噌往上冒,就想跟南安郡王大吵一架。就算被人看笑话,她也忍不了这口气!

正当她忍不住要冲出来的时候,徐吟的声音冒出来了:“咦,王爷,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南安郡王怔了下。

就见徐吟趴在窗台上,笑吟吟道:“您方才不是说,就是出来听听曲儿,没惦记薛姑娘吗?怎么这会儿又说心慕薛姑娘?前后两句都不一样,我们该信哪一句呢?”

是啊!看客们在心里说,才说出口的话都能推翻,还有什么可信度?他说只是心慕,就真的没有别的吗?

感受到众人目光的变化,郡王脸色一变。

这句话说出来,他再怎么辩解,都无法取信于人了。

“徐三小姐!”薛如喊了一声,摇摇欲坠。

徐吟转过来看她,目光充满同情:“薛姑娘,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出家了。红尘多是非啊!你这样的美人,就算什么也不做,也会被卷进去,还不如出家了干净。”

薛如眼中浮出泪光,声音带泣:“三小姐,贱妾实在是为难……”

“你不用为难。”徐吟飞快截断她的话,“白云庵受我们家供奉,你去了就有人保护了。教坊司那里,自有我帮你了断。寻亲的事也不用急,我们帮你寻访。这些事我都应了!”

应什么应,谁要你应!

薛如牙都快咬碎了。这个徐三小姐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非要跟她过不去是吧?现下她能怎么答?说不好,岂不是留恋红尘?说好,难道真就出家?客人呢?怎么没一个为她鸣不平?

其实也怪不了这些客人,要没有南安郡王出来说这番话,大家还是同情她的,可南安郡王这么一说,就显得言行不一,连带的,没有私情这话也当不了真了。

落难仙子之所以是仙子,是因为她清高绝俗,倘若与人有了私情还不认,那仙子也要在泥巴地里滚两滚了。

“三小姐,我、我……”

见她迟迟说不出话来,徐吟突然变了脸色:“怎么,薛姑娘不想出家?难道刚才都是哄我的?”

薛如怔了一下。这徐三小姐,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她不就装个可怜吗?

外地来的客人也是这么想的,可当他们扭头一看,却见本地人都一派淡定。

徐三小姐翻脸快,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她都发话说要帮了,薛姑娘迟迟不应,不高兴了啊!

这薛姑娘也是的,出家这种话能随便说吗?说出口又不想实行,就是还留恋着教坊司纸醉金迷的日子了?想想怪没意思的。

大家这念头一起,薛如身上那层光环顿时弱了几分。

要说起来,她样貌还不如徐三小姐,琵琶固然弹得好,可会弹琵琶的又不止她一个。京城是没有美人吗?这薛姑娘竟被捧到天上去。

本地人心里不由生出一点自得,往日看三小姐习惯了,还当是平常,这样一看,徐氏双姝才叫名不虚传。

眼见徐吟帮着出气,郡王妃那边当然不会袖手旁观,那嬷嬷说道:“三小姐说笑了,薛姑娘人人追捧,何等风光,怎么舍得出家?瞧她出来寻亲,还要在明德楼大张艳帜,出了家岂不空虚寂寞?”

这话实在刻薄,薛如当即变了脸色,南安郡王更是大怒:“你这老奴,先前在王妃面前搬弄是非,如今还当众说这等污言秽语,简直丢郡王府的脸,来人……”

他话没说完,郡王妃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薛姑娘做出这等事不叫丢脸,钱嬷嬷不过说两句就丢脸了?王爷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对妾身边的人动手,不如早些将妾身休了,也好给薛姑娘腾位置!”

上了玉牒的郡王妃,岂是说休就休的?她当众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往他脸上扇耳光。南安郡王阴着脸,直接吩咐护卫:“王妃这是魔怔了,速速护送王妃回府!”

“是!”

眼见护卫上楼,竟是丝毫不给脸面的样子。郡王妃气得七窍生烟:“王爷以为,这样就能堵住旁人的嘴吗?你要纳妾,多的是身家清白的好女子,何苦跟这样的狐媚子纠缠不清?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