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德楼的掌柜最近心情很好。

自从来了薛姑娘,酒楼天天爆满,每天理账的时候,他都心花怒放。

瞧瞧,一大清早,楼下大堂就坐了个七七八八。

“薛姑娘呢?”他第一句先问贵人。

伙计笑嘻嘻道:“在梳妆呢!说是感谢咱们的热情招待,今儿要弹一首新曲子。”

掌柜喜得直搓手:“好啊!薛姑娘出新曲,往日能轰动京城,这次我们竟然抢了个先,明德楼的名声,说不准还会传到外地去。”

伙计笑嘻嘻:“已经传到外地去啦!掌柜您瞧,那边的客人就是雍城来的,听说薛姑娘在我们这,专程来见一面。”

掌柜哈哈一笑:“好!过些日子,说不定东江那边也会来人,那咱们明德楼的名声,可就真出去了。”

“恭喜掌柜,贺喜掌柜!”

掌柜摆摆手:“该恭喜东家才是。”

伙计道:“东家挣了钱,掌柜您不也有分红吗?说不准日后还会高升。”

掌柜红光满面,点了点他:“你小子,也太会说话了。行了,赶紧收拾收拾,别让薛姑娘久等。”

“是。”

到了中午,薛姑娘要出新曲的事传遍南源,明德楼挤得满满当当,二楼的雅间订得一个不剩,一楼的大堂坐无虚席。

“来了来了,薛姑娘来了。”守在后园入口的帮闲喊道。

听得这消息,大堂喧闹起来,客人们纷纷转头,往那头看去。

薛如今日穿得素雅,天青色的衫裙,身上只有少少的佩饰,脸上一层薄薄的脂粉,神情淡漠。

这要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家仕女,决不会猜到是个伎子。

便有慕名而来的人赞叹:“原来这就是薛姑娘,果然是扫眉才子,风韵不同凡俗。”

旁边的客人接话:“这是当然。她也是世家之后,若非长辈犯了事,如今就是高门贵女,哪里能让我们瞧见?”

“说的是,能看一眼就是运气了。”

赞叹声中,薛如抱着琵琶上了高台。

她也不说话,就那样轻轻福了一礼,大堂为之一静。

薛如便低眉拨弦,神态清冷,慢声唱了起来。她声音清丽,曲调婉转,只几句便叫人心醉神迷。

一曲终了,安静了许久,才听有人大喊一声:“好!”

这才爆出如雷的掌声,打赏的银钱流水似的送上去。

掌柜露出笑容,志得意满。

今日这一曲过后,想必明德楼就会随着薛姑娘的名头,传遍南北了。

正当掌柜畅想之际,外头迎客的伙计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口中喊道:“掌柜,不好了,不好了!”

掌柜大怒,拿起帐册敲在伙计头上,喝道:“有事说事,什么叫不好了?会不会说话?”

那伙计被他敲得有点懵,张口道歉:“对不住,小的说错了。”想想不对,又改口,“不是,掌柜,真的不好了!”

掌柜斜眼看过去,并没有当真:“什么事?”

明德楼现在生意这么好,郡王都时常来光顾,还能出什么事?

伙计道:“王妃来了,车驾就在外头!”

“王……”掌柜脸色顿变,“南安郡王妃?”

伙计连连点头,南源只有这么一个王妃,当然就是她了!

掌柜的心提了起来。这位郡王妃向来重规矩,轻易不到外头来,更不用说光顾酒楼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怎的忽然出现在这里?

他还没想出头绪,郡王妃的侍婢已经进来了,说道:“掌柜的,我们王妃想在这里歇一会儿,可有厢房?”

掌柜忙挤出笑容:“原来是郡王妃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姑娘稍等一会儿,小的马上去准备厢房。”

别的客人也发现了外头的车驾,窃窃私语。

“这是谁?好大的排场。”

“那是郡王府的护卫啊!难道是郡王?”

“不对吧,以往郡王来的时候,也就带几个随从。”

掌柜很快清出一间房,侍婢扶着郡王妃下车,众人这才知道,竟是很少外出的郡王妃。

郡王妃没在外头停留,很快在侍婢的簇拥下,进了雅间。

掌柜的正想去探探口风,王府侍婢又来传话:“听说明德楼来了一位薛姑娘,一手琵琶名动京城,我们王妃闻名已久,不知可有这个耳福,听薛姑娘弹上一曲?”

薛如才下了台,到休憩室喝了口茶,听得传话,皱了皱眉。

她身边的丫鬟担忧:“姑娘,这位郡王妃来干什么的?难道就是听您弹琵琶?”

薛如搁了茶杯,淡定地起身:“无妨,她爱听就弹一曲吧。”

她在京城什么没见过,区区一个郡王妃,有何可惧?

看到薛如再次上台,明德楼内爆出欢呼声。

薛如神情淡漠,视若无睹,就那样清清冷冷地弹起了琵琶。

这一曲弹罢,雅间再次传出郡王妃的口谕:“此曲三日绕梁,薛姑娘果然才貌双,看赏!”

随后,王府侍婢捧着赏物下来,宝光耀目,却是一只珠钗。

有人赞叹:“不愧是王府宝物,这样的光泽,必是南海明珠无疑,郡王妃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