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薛姑娘?”金彤好奇地问,“新来的歌姬吗?”

伙计连连摆手,说道:“薛姑娘可不能说是歌姬,那些文人才子,都尊称一声大家的。”

大家之称,指的是那些学识渊博、品德高尚的女子。比如汉时班昭,精通文史,才学过人。虽然后来变成了一个敬称,但能被人这么称呼的,都是在某个领域有着公认成就的女子。

“这么厉害?”徐吟饶有兴趣地问,“她什么来历?”

伙计道:“这位薛姑娘,单名一个如字,她祖父薛常,曾经做过御史大夫。可惜后来犯了事,家抄没了,她母亲彼时身怀六甲,也入了教坊司。”

高思兰若有所思:“所以说,她是在教坊司出生的。”

“是啊,本是深闺娇女,却沦落到泥淖之地,真是可怜呐。”伙计唏嘘。

金彤嘲笑:“你还可怜她?瞧这万人追捧的样子,你到人家跟前,都不带看你一眼的。”

伙计被她说的不好意思起来,连声道:“是,金小姐说的是。”

金彤自不会跟个伙计纠缠,继续嗑瓜子:“接着说。”

伙计应声是,接下去:“薛姑娘生来聪慧,三岁识字,五岁辨音,一手琵琶弹得催人泪下,不知多少文人才子为她写诗作赋,在京城那是鼎鼎大名,就连陛下都听过她的名字。”

“那她怎么到南源来了?”高思月奇了,“南源离京城可不近。”

伙计笑道:“前阵子薛姑娘打听到外祖家的消息,想去探亲,谁知路上遇到了乱兵,阴差阳错才到南源来的。如今外头乱着,薛姑娘才想在南源待一段时间,不然我们哪里听得着她的琵琶。”

徐吟问:“她什么时候来的?”

伙计想了下:“一个多月前?或者两个月。来的时候并无人知晓,后来叫人认出来,才公布身份的。”

徐吟点点头,时间对上了。

外头彻底静了下来,伙计知道演奏要开始了,不敢再说,指了指窗外,便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金彤嘀嘀咕咕:“说的这么神,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少女们探头去瞧,高台上已经摆好了乐器,有拿云板的,也有执竹笛的,却没有抱琵琶的。

“诶,哪里呢?”众人四处搜寻,也没瞧见符合形容的女子。

云板一声响,演奏开始了,丝竹悠悠带出前奏,倒是悦耳动听。

高思月道:“该不会根本没来吧?装神弄鬼的。”

话刚说完,对面二楼雅间忽然甩出来一张红绸,斜斜向高台垂落。

两个壮仆高高跃起,接过红绸这端,用力拉直。

场中响起惊呼声,众人抬目看去,却见窗口出现一名红衣女子,手中抱着琵琶,足尖点着红绸,迎风而来,仿佛仙子临世。

当她落在高台的瞬间,琵琶声也响了起来。

这出场方式,闻所未闻,酒楼内立时响起震耳欲聋的叫好声。

徐吟这边,少女们也被震了震,片刻后,金彤才道:“这个薛姑娘,还挺会想的,这怎么做到的?”

“是啊,绸布那么软,怎么踩?”高思月也很感兴趣。

两人讨论起来。

徐吟目光一瞥,瞧见对面雅间闪过一片衣角。

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问高思兰:“你们府里最近好吧?好久没去你们郡王府玩了。”

高思兰笑道:“你想来随时来呀,难道还不欢迎你?”

徐吟笑眯眯:“这不是怕不吉利吗?我父亲还病着呢!”

“这有什么?我们家又不是那等穷讲究的。”

徐吟顺口问起:“王爷最近都在府里吗?”

高思兰还没说话,那边高思月插过来:“我父王最近忙着呢,也不知道干什么,总往外跑,母妃问了好几次,都要吵架了。”

“阿月!”高思兰想制止,这是父母房里的事,怎么好说给别人听?

然而徐吟接了句:“这有什么?咱们总想出来玩,想必王爷也是一样的。”

高思月就把姐姐抛到脑后了,撇了撇嘴,道:“难不成他也来看薛姑娘弹曲儿?”

“也许呢?”徐吟说到这里,便收住了。

这位薛姑娘大概真弹得好,再加上貌美如花,客人们如痴如醉,时不时叫好,佩饰珠宝不要钱似的往高台上扔。

徐吟这边,几个小姑娘欣赏不来,就嫌烦了。

“好吵啊!琵琶声都听不清楚了,他们叫什么好?”

“他们不是听曲儿的,就是看人而已!”

“没意思,咱们玩点别的吧!”

徐吟提议:“那就投壶吧,这会儿再走也不合适。”

少女们应了,命伙计拿壶和箭来。

这个游戏,金彤向来擅长,摩拳擦掌,扬言:“今天一定要把你们都赢了!”

高思月不服输:“我先前在家练了好久,一定赢你!”

“那就来。”

“来就来。”

她们两人果然不相上下,争得面红耳赤。

徐吟笑了声:“你们争什么?最后赢的还不是我?”

金彤和高思月立刻放下争端,联合起来。

一个道:“你倒是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