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姐姐大概觉得,她又在闹脾气吧?那天方翼没请回黄大夫,她就砸了他一身茶水。

徐吟笑了笑,慢慢饮着茶。

眼下杀方翼不是难事,她只是担心姐姐。

前世,方翼把姐姐送给东江王的时候,姐姐肝肠寸断。

她到现在还记得,姐姐绝望的样子。

所以她要确定一下,现在的姐姐,对方翼有多少感情。

万幸的是,姐姐看起来还没有爱上他,否则不会这么随意地拿方翼说笑。

想想也不奇怪,姐姐对方翼一直淡淡的,只是父亲突然横死,骤失依靠,方翼代替父亲撑起了头上那片天,姐姐自然而然把对父亲的依赖转移到他身上,感情才会逐渐深刻。

现在父亲没死,姐姐也就没来得及爱上方翼。

实在是太好了。

回去没多久,仆妇来报,南安郡王来探病了。

自从父亲病情好转,来探病的人都变多了。

南安郡王是一家人来的,郡王、郡王妃,连同两位县主。

二老爷徐安接待郡王,徐吟姐妹被二夫人叫去见郡王妃。

郡王妃是个很和气的妇人,就是老态了些,不太像个贵夫人。

徐吟听过郡王府的事。

南安郡王之父,是先帝的长子。因先帝迟迟不立太子,他一时想岔了,意图谋反。事发后,先帝震怒,赐死长子,将他的后代贬为庶人。南安郡王就这么从王孙公子,变成了一介平民。

过了几年,先帝病逝,继任的新君想起兄长来,命人找回侄儿,重新封了爵位,这才有了南安郡王。

这位郡王妃早年吃过苦,故而显得老态。

徐家和南安郡王府处得不错。因为出身有问题,南安郡王向来安分守己,与徐焕这个刺史也就没有冲突,双方客客气气。

见到她们姐妹,郡王妃含笑:“上次来,你们姐妹凄苦憔悴,委实叫人心疼。这下好了,徐大人病情好转,你们也可以放心了。”

徐思谢过:“有劳郡王妃惦记。”

郡王妃又问了几句病情,最后点点头:“这位黄大夫果然有本事,亏得你们将他请来。”

二夫人忙道:“可不是?他一来,大哥一日比一日好,想必过不了几天,就会醒来了。”

“如此就好。”

正事说完,小县主便有些坐不住了,连连给徐吟使眼色。

徐吟少时有父亲宠着,每天不干正事,到处招猫逗狗,身边自然而然聚了一群同好。

比如郡王府这两位县主,就是其中之二。

大县主高思兰稳重些,还没怎样,小县主高思月已经憋不住了。

徐思发现了,就道:“阿吟,你带两位县主回去坐坐,你们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了。”

“知道了。”

徐吟正有此意,起身向郡王妃告罪一声,带了两位县主回曲水阁。

一坐下来,高思月就迫不及待地问:“阿吟,徐大人真的好了吧?你以后不用天天守在家了吧?”

徐吟应了声,却说:“是这么回事,但我以后不会随便出去了。”

“啊?为什么?”

“因为,这次让我领会到,以前陪父亲的时间真的太少了。”徐吟正色道,“不能等失去后再珍惜。”

高思月还没体会到这一点,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

倒是高思兰附和:“阿吟,你想的对。”

徐吟看向她,目不转睛:“思兰县主也这么觉得?”

“当然,孝顺是最重要的事。”高思兰说。

徐吟点点头,又多看了她几眼,看得高思兰莫名其妙起来。

她当然不知道,徐吟这样看她,是因为方翼后来娶的妻就是她。

这件事,徐吟原本没在意的。

前世,她们离开之后,方翼终于稳住局面,和南安郡王府联了姻。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方翼做出卖主求荣的事,哪怕当了南源的主人,旁人到底会忌讳。而南安郡王府同样处境尴尬,对他们来说,这反倒是一门好亲事。

后来,天下大势滚滚而过,南源成了几大反王争夺之地,方翼虽然挣出一条生路,高思兰却死在那场战乱里。

她还和姐姐感叹过,方翼既然能背弃徐家,当然也能背弃郡王府。可惜了高思兰,所嫁非人,同样成了牺牲品。

现在她回来了,知道方翼这会儿已经跟人勾结,那么这件事,就有趣起来了。

“思兰县主,说起来,你今年要及笄了吧?”

她这问题太跳了,高思兰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下个月。”

徐吟叹道:“及了笄,可就是大人了呢!”

这话引起了高思兰的共鸣,默默点头。

徐吟接着又问:“那你的婚事,王妃怎么打算的?”

话题怎么就跳到婚事了?不过徐三小姐向来是这样的,什么话都敢说。

高思兰回道:“母亲没说,也许还没想好吧?”

徐吟不同意:“你是长女,王爷和王妃肯定想过了。像我姐姐,早在三年前,我父亲就决定留她在家,不然这会儿已经嫁出去了。你还是县主,只会更慎重。”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