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初徐吟逃出京城,徐家的旧部在战乱中散了,到最后身边只剩下三个人。

其中一个叫柴七的,是她在东江的时候遇到的。

他在江湖上籍籍无名,却有一手独特的轻功,跟踪、探听是把好手。

最后便是靠着他,她才找到方翼的所在,成功报仇。

柴七是个孤儿,从小被师父收养。后来师父去世,小师妹又生了病,柴七便带着小师妹流落江湖,到处求医。

前世遇到徐吟的时候,小师妹不治身亡,却无钱安葬,柴七心灰意冷,插标卖身。

徐吟替他安葬了小师妹,从那以后,柴七跟着她从东江一路到京城,直至逃亡边关。

她记得,柴七说过一件事。父亲去世的那一年,他正好在南源求医,听说黄大夫要来,还很激动。谁知道父亲突然病故,黄大夫第二天就走了。

等他赶去雍城,又因为兵乱的缘故,黄大夫搬走了,就这么错过了求医的时机。

徐吟一算时间,这会儿柴七就在南源,便按他说过的地址来找一找,没想到就这么找到了。

此时的柴七还很年轻,熟悉的长相,有着她不熟悉的稚嫩,让徐吟有一种微妙的时空感。

“你不谈谈条件?”她问。

柴七说:“你说你姓徐,只要我们还在南源,就受制于人,何必多此一举?”

徐吟笑了起来,温言道:“我不欺负人,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人交给我,马上就能见到黄大夫。其二,等事情办完,你带着人跟我走。”

柴七呆了一下:“现在?”

他带着小师妹四处求医,不知经历了多少坎坷。除了会点拳脚轻功,没有其他技能,为了赚钱,少不得替人干些阴私活儿。贵人他不是没见过,但是都很难伺候,每次都要费好大的劲。这回倒好,他还没问清楚干什么活,对方就主动把条件开出来了。

“难道你不想早点救你师妹?”徐吟反问。

柴七迟疑,这其实是个两难的选题。一,可以早点给师妹看病,但是这么一来,等于把师妹送给她当人质。二,师妹不用当人质,但是事情办完,对方说不定会失信,还有可能贻误医治的时机。

最后,他咬了咬牙:“我选一。”

师妹的病已经很重了,他宁愿冒一次险。

徐吟点点头,从袖中取出一卷纸,放在柜台上。

柴七打开一看,发现是张画像,上面的年轻人样貌英俊。

“这个人,手里有一枚金蚕蛊,你帮我查出它的来历。他的住处,就写在下面。”

柴七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将画像丢进药炉:“我记住了。”

徐吟不再废话,说道:“晚上鬼市开之前,会有人来接。”

目送她出了铺子,老板啧啧道:“柴七,你这回走运了。咱们徐大人求贤若渴,如果你事情办得好,说不定能留下来。”

柴七不敢抱这样的期望,低着头说:“我就这点本事,贵人哪里看得上眼,可以给师妹看病就很好了。”

“你不要妄自菲薄啊!贵人亲自上门,可见看重你的本事。你好好表现,争取留下来。小桑得有个地方养病,跟着你四处流浪,不是长久之计。”

柴七沉默半晌,轻声说:“我知道……”

……

回到马车上,徐吟吩咐:“去明德楼。”

饭还是要吃的,不然不好跟姐姐交待。

她又嘱咐仆妇:“今天的事,你们不许泄露出去,知道吗?”

其中一个仆妇问:“大小姐也不能说?”

徐吟道:“我会跟姐姐说的。”

两个仆妇这才放心。

她们是徐思的人,虽然平日也听三小姐的,但还是以大小姐为主。

吃过饭,徐吟便回去了。

徐思很惊讶:“这么早?没在外头逛吗?”

徐吟说:“父亲还没醒呢,我哪有心思逛?”

徐思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嗯,懂事了。”

说了几句话,徐吟叫来一名管事:“你派人去这个地方,接一个小姑娘回来,找个安静的院子安置。”

管事看了眼地址,问她:“三小姐,不知安排在何处妥当?”

这是问接待的规格。

徐吟说:“离黄大夫近些。”

管事懂了,领命而去。

徐思不解:“阿吟,这是什么人?”

徐吟向她解释:“这个小姑娘生了病,她兄长愿意为我办事,只为替她求医,我就允了。”

徐思点点头,说道:“等会儿叫季总管掌掌眼,别被人骗了。”

“知道了。”

她之所以去找柴七,一是他本事好,二是他干净。有了父亲中毒这么一出,谁知道府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眼线。

有徐吟看来,方翼背叛这件事,是有些古怪的。

父亲有意招他为婿,这件事亲近的人都知道。方翼想要南源,只需要老老实实跟姐姐成亲,以后父亲的基业,就都是他的。父亲将将四十,正是积极进取的时候,不可能只守着南源,将来如果有更大的成就,还不是便宜了他。

再者,他自己现下也是羽翼未丰。南源掌兵的是万嵩,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