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际“轰隆”一声,炸开一道惊雷。

等了一天的大雨,终于落了下来。

噼里啪啦的雨滴砸出一朵朵水花,空气中的沉闷一扫而空。

忙了一整夜,姐妹俩累得不行,回到曲水阁,草草梳洗一番,便躺下了。

但是姐妹俩都没有睡意,尤其徐思,满脑子都是昨夜的事。

“阿吟……”她欲言又止。

徐吟知道她睡不着,干脆坐起来。

“姐姐,你有话想问就问吧。”

徐思跟着坐起,犹豫半晌,说道:“你那个梦是怎么回事?”

既然回到了旧时,徐吟就不会再让悲剧发生。她与姐姐日夜相伴,如今性情大改,自然要向她交待。有姐姐的理解支持,她才能放手去做那些事。

想到前世的分别,徐吟不由靠过去。徐思顺势将她抱住,轻声说:“没事,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有姐姐在。”

徐吟笑了一下。

是啊,上辈子,姐姐就是这么做的,到了最后,哪怕搭上性命,也要让她逃出去。

“姐姐,你相信人可以看到未来吗?”

大雨下了足足两个时辰,直到中午才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

徐吟听到外头传来丫鬟的说话声。

“都午时了,要叫大小姐和三小姐起来用饭吗?”这声音天真懵懂,是她的丫头小满。

另一个道:“再等等,两位小姐昨晚累坏了,又是哭又是笑的,这会儿怕是醒不过来。”这是姐姐的贴身侍婢夏至,语气稳重。

丫头的脾气,多半像主人。

她和姐姐,或许是自幼丧母的缘故,姐姐性子早熟,虽然只比她大了两岁,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处处照顾着她。而她,在父亲和姐姐的庇护下,天真不知世事,只知道玩耍胡闹。

她们的丫头也是如此。姐妹俩住在一起,夏至无微不至照顾她们的起居,小满只会浑身冒傻气。

徐吟不禁一笑,转头问:“姐姐,我们先起来用饭吗?”

“啊!”徐思还沉浸在她说的事里,神情有些茫然。

难得看到这样孩子气的姐姐,徐吟又笑了。

姐姐现在只有十六岁,确实还是个孩子呢!

徐思有点不好意思,说道:“那就先用饭吧。”

夏至看她们起来了,很是吃惊。

徐思道:“我们方才没睡着,你叫人煮两碗汤面来,我和阿吟垫垫肚子,下午再睡。”

两位小姐这是太高兴了吧?夏至十分理解,吩咐人去下汤面。

徐吟叫住她:“派人去正院问一声,父亲可还好?”

夏至应了。

待汤面送来,去打听消息的仆妇也回来了,喜气洋洋地报讯:“大人好着呢!药都喂进去了,一点儿没吐,还用了碗肉粥。大夫说,气血慢慢养就养回来了。”

徐思大喜,对徐吟道:“我们吃完就睡,睡醒好去看父亲。”

徐吟放心不少。

刚才,她把前世的事捡了些告诉姐姐,不提姐妹俩的经历,只说了父亲为人所害的事。

“姐姐,父亲这个毒,中得无声无息,可见对方道行高深,不知道在刺史府埋了多少眼线。所以,从现在开始,父亲的病情,我们一定要格外谨慎。无论是那些长史、录事,还是祖母、二叔,都不能毫无保留。”

徐吟没说是方翼干的。这些日子以来,方翼处处体贴,姐姐不知道他的险恶用心,还把他当成良人看待,骤然得知怕是会受打击。

还要徐徐图之,先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徐思亲眼见到蛊虫,对她的话信了十成十,应道:“我知道了。府中戒备森严,父亲摔伤后,能见他的都是亲近的人。倘若其中有人存有坏心,我们泄了消息,怕是会打草惊蛇。”

徐吟点点头:“刺史府内外,一应都由季总管打点。如果对父亲存有恶意的是他,我们根本等不到发现蛊虫。所以,现在唯一能排除嫌疑的,便是他了。”

对她的分析,徐思深信不疑:“好,那就只信他。”

姐妹俩商议好,终于放下心中大石,安心地去睡了。

……

方翼出了刺史府,面色便沉了下来。

他算着时间,刻意让黄大夫晚一天再到,不想竟会出这种差错。

怎么会这样?徐焕都已经呕血了,怎么会突然变好?

他思来想去,却无头绪。

耳边响起一声惊雷,随后大雨倾盆落下。

昨晚他赶得急,压根没带伞,转眼便淋成了落汤鸡。

随从禀道:“公子,您先到檐下避一避,小的去借把伞吧?”

方翼摇了摇头,哪有心思等什么伞,就这么冒雨回了家。

他家住在城南一间小院里,是早年他刚进衙署的时候置下的,哪怕后来发达了,也没换成大宅子。

老仆给他开了门,惊呼:“公子怎么淋着雨回来?伞呢?”

方翼示意他小声些,不要惊动旁人。

可屋里已经传出了声音:“阿翼,是你回来了吗?”

方翼收起满腹心思,露出笑容:“母亲。”

随后,丫鬟扶着个满脸老态的妇人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