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平台登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相比起屋内的安静,院子里却是一团乱。

徐老夫人一来,看到大家哭成一片,当即晕了过去。

二老爷徐安急忙扶住,连声唤着母亲。

不多时,徐老夫人醒来,一边抹泪,一边强撑着要去看徐焕:“大郎,我的大郎……”

徐家老太爷早逝,她只有两个儿子,猛然失了一个,只觉得呕心抽肠,悲痛欲绝。

徐安跟在后头哭劝:“母亲要保重身体,大哥向来孝顺,若是知道母亲这般伤心,定会难过的。”

可一个母亲即将丧子的悲伤,岂是几句话能劝住的,徐老夫人怎么也不肯歇,非要此时去见不可。

徐安没奈何,只得扶起她,去见徐焕最后一面。

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刺史府的诸多僚属,此时纷纷赶到。

长史金禄抓着问:“老季,大人真的不行了?”

季经神情木然,点了点头。

“方司马不是回来了吗?请的名医呢?”

季经闷闷道:“他自己先回的,黄大夫还在后头……”

这位黄大夫,未必能救命,但是已经到了绝境,试一下也好啊!没想到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金禄恨恨捶了下柱子:“怎么就这么巧!”

都将万嵩冲进院子,喊道:“大人呢?老季!你骗我的对吧?大人是不是好好的?”

季经看着他冲到面前,抓住自己的肩膀,尽管被晃得头晕,却一句话也无法辩驳。

还是金禄喝止了对方:“万嵩!你以为老季不想大人活着吗?没有人不想救大人,只是……”

时也命也,谁知道好端端的,大人竟然会坠马,就此昏迷不醒?这一个多月来,他们找遍了名医,都没救回来。

万嵩被他这么一说,虎目含泪,松开季经就哭了起来。

“大人,大人!我老万还没有报你的知遇之恩呐!”

徐老夫人被扶过来,强忍悲痛,对季经道:“开门,老身要见大郎最后一面。”

她这个样子,季经看着担心,就安抚道:“老夫人慢些,您这样大人如何放心?且缓缓,叫大夫来看一看……”

徐老夫人正难过,哪里肯等,悲而生怒,推开他道:“当娘的要见儿子,还要你同意不成?走开!别挡着我见大郎!”

季经不敢再拦,刚要放开,方翼过来了。

他很自然地顶替仆妇,接过徐老夫人另一边扶着,劝道:“老夫人莫急,季总管也是为您着想。大人一片孝心,往常总挂心您的身子,我们这些为人下属的,当然要为之分忧。您慢些,方才已经厥过了,千万不可再伤身了。”

这话说得顺耳,徐老夫人这才消了怒,说道:“这还差不多,怪不得大郎看中你,往后可得好好对阿思。”

徐焕为女儿选中方翼,这不是什么秘密,但却是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提及。

既然老夫人开口,那这门婚事十拿九稳了。

看着方翼扶着徐老夫人过去,长史金禄拉了拉季经,小声问:“大人没留下只言片语,这后事要怎么办?”

季经抹了抹眼泪,说道:“若是大人走了,那小姐就是我老季的主子,自然是听小姐的。”

他和金禄这些人不一样,主仆名分在这里,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金禄看着方翼的背影,眉头微皱:“两位小姐毕竟年幼,许多事未必能看清。”

季经听得诧异,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方司马他……”

“我没暗示什么,”金禄解释,“只是觉得,不要太着急了。”

季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道:“你会这么说,也就是有什么。金长史,如果大人不在了,我们可得齐心协力守好家业,你觉得不好,一定要直说,不然误了小姐,你我如何对得起大人?”

金禄面露为难,道:“真没什么,只是瞧他游刃有余的样子,像早有准备似的,有些不爽罢了……”

听他这么说,季经不由往方翼看过去,却见他眼睛微红,神情控制得很完美,带着一点点悲痛,柔声细语地安慰老夫人,连徐安都插不上手,就这样叫他抢了主动权去。

“是啊……”季经喃喃道。

到现在为止,方翼都没有做得不合适的地方。可看他表现得像主人一般,自己也有一点不舒服就是了。

方翼扶着徐老夫人,一路走过去。

没有得到季经的命令,护卫还守在那里没动。

方翼目光轻轻一瞥,带着莫名的威势:“老夫人要去见大人,你们还不让开?”

护卫迟疑了一下,向季经看过去。

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此刻方翼竟有些不顺眼,不悦地质问:“你看季总管做什么?难道老夫人的命令还不够?”

主仆名分在,这话自然不能认,幸好季经冲他们点了点头,护卫们便退开了。

“老夫人请。”

方翼这才满意,低头对徐老夫人道:“您小心。”

徐老夫人满心悲痛,哪里会留心这些,迈着蹒跚的脚步进入屋子,一眼看到床上无知无觉的长子,立时就哭了出来。

“大郎!我的儿啊!你怎么能丢下为娘自己走了……你睁一睁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